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岭南医家于登寺

发布时间:2021-04-10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登上皇宫的岭南名医——陈昭相识

岭南医学经过漫长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医的一个重要分支,但不得不承认,岭南医学长期落后于中原医学。世世代代进入广东的人们,出于自身健康原因或社会责任感的驱使,将先进的中原医学带入岭南,促进了岭南医学的发展。但这些人在岭南看地方医学,难免有一种优越的中原文化感。直到清代,广州总督年希尧在评价广东医学的发展时说:“粤东的医生能背“堂头”,熟悉“脉”的,不超过12个...余福广东不到三岁,听说医疗的杀人犯不计其数。极其不幸的是,广东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甘愿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庸医。”

诚然,这些批评是针对街边医生的,古代医生素质参差不齐并不是岭南独有的现象。岭南有自己的优秀博士。但在明朝以前,岭南只有少数几个有民族影响的医生,即宋代的俞、,明代的邱卓、盛端明。因为稀有,所以珍贵。这四位中,后三位是高官学者,他们的医疗成就和社会地位是相辅相成的,而来自广东南海的岭南名医于,则凭借其精湛的医术,从一个地方性的角落走进国家中心,成为一名翰林医官。参与两个国家级大型编纂出版项目,在中国医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第一,医术精炼,得给金紫色

陈昭从岭南来到中原,以医术闻名于世,这是一段传奇经历。

据史料记载,开宝初年,陈昭曾与五代十国南朝最后一任皇帝柳永相遇。回到北方意味着柳永向赵匡胤投降,加入宋朝中央政府,并被召到首都汴京(开封)。那么,陈昭为什么要和柳永一起回朝鲜呢?据《南海县志》记载,他家是“天下名医,尤其是遇见他的时候”。推测可能是他家是历代献给南汉皇室的医官。

来到首都后,陈昭很快就出名了。“知道的人推荐翰林医官,然后留在家里开城。”“解药越来越多,世人以为是神医。”《宋史》曾为与相遇的翰林医官同僚兼首领作密传,并提及相遇:“赵遇本岭南人,医术格外精进。初为医官,领温水主簿,后加光思寺,赐金紫。”宋初,医官是通过举荐任命的。当时,医务人员没有特殊的职称。所以,在遇到温水封号、光禄寺成等官名时,主要是想享受这种级别的待遇,而不是真的担任这样的官职。如果官职还不如那个,医官就要重新考核,级别高的就送去皇宫为皇室服务,让医官得到“赐金紫”的待遇。金紫,指紫衣、金鱼袋,是官员三品以上的服务体系。在医官中,接受金紫色的称为金紫色医官,这是最高的荣誉。

第二,千万不要看书,它像日历一样精彩

《南海县志》记载:“赵遇医术,样样学,著述皆优。”由此可见,陈昭对医疗有着渊博的知识。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其他著名的医生以努力学习而闻名,但陈昭的失败学习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话题。据历代名医秋梦、宋代实景园等史书记载,陈昭遇到了“不读书,不学习,不回答”。陈昭自言自语道:我刚来京都,带着药袋来到军营,每天治疗几百人。我知道他们所有的风疲劳、冷空气等症状,然后根据他们的年老、年幼、体质虚弱、体质现实用药。没几个治不好的,我还真没找到脉诀。他明确表示:“学者不能治病,虽然他们知道药方。他们怎么能打我!”在对陈昭遭遇的理解中,“从经验中学习是美妙的”,只有在大量的临床实践中才能提高医术,只背医书未必能治病。同时,他还指出“失多则得重点”,也就是说医生如果善于总结临床的错误和不足,就可以从自省中吸取教训,了解要点。据喻说,孙子兵法上是这样说的:“不知道打仗的害处,却不能利用打仗的好处。”。

当陈昭遇到所谓的不读书时,他的意思是他不能拘泥于书法的处方,而应该在临床实践中更多地体验。所谓“三折肱是良医”,其实也符合“百读自见”的目的。事实上,陈昭于颖是一位非常渊博的学者。他在医学史上最著名的成就是参与编纂了《开宝本草》和《太平盛慧芳》两部巨著。

三、开宝本草与太平盛辉方

开宝本草是宋初政府编修的官方本草,具有国家药典的权威地位。作为一部本草学著作,其学术价值在于考察前代本草学的错误,补充新药,对老药有新的杰茂股票网认识。开宝本草有134种新药,多来自岭南。据统计,在岭南生产并经岭南传入中国的海外药物占开宝本草新药的57.14%。作者对一些药物形态的描述非常准确,应该是亲眼看到了这些药物的生长状态。我们猜想这些丰富了中国药物谱的记载,这大概是由于陈昭的贡献。

《太平盛慧芳》被称为宋代“国朝第一部党书”,实际上是中国第一部官方党书,由宋太宗亲自授意。据《宋史》记载,宋太宗即位前注重医术,藏有名方千余张。他即位后,组织翰林医官医院开出一万多张药方。《命藏与使臣王虎、季峥,医官陈昭遇参编班》,编入本书。王怀隐为翰林医官,王虎、郑启为辅。当然,只有陈昭是一名普通的医务人员,能够参与这项工作,因为他“医术高超”。全书16834方,共100卷,1670门。论述了各种疾病的病理、病因、证候及不同类别证候的处方。所以书是实用的,“医学之书危在旦夕”。宋太宗特颁“行圣利党圣旨”,各省府应赠两份,并专门设医负责,鼓励政府和人民传之。在宋代,这本书的经典地位从未动摇过,它不仅是中医系考博士的教材,也是学者们隐藏的宝藏。

在韩城潘乐村宋墓壁画上,有一幅药物配制图。左边的人拿着太平盛辉方,右边的人拿着两个药袋,上面写着“大黄”和“白术”。看起来他是在等左边那个人看完书后的指示。这幅画生动地展示了当时人们对太平盛慧芳的重视和热爱。

作为岭南名医,于参与编纂了两部大型官方医书,对中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可视为岭南文化对中原文化的反馈。“陈不读书”这个典故给了我们更深刻的启示,提醒我们在医疗职业中,不能只靠学历、职称、论文和资历,临床疗效永远是检验医术的最高标准。

(张晓红,广州中医药大学图书馆)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