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黄立平:艺术现代性的灵魂是创新

发布时间:2021-04-08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黄立平:艺术现代性的灵魂是创新

“@武汉2021预备会”于3月21日15: 00在武汉合肥美术馆一楼咖啡厅举行。美术馆馆长、中电光谷总裁黄立平在会上致辞。以下是讲话全文:

我很乐意参加所有的艺术活动。原因是艺术活动总能给我一些有价值的启发。如果一个企业经理只停留在业务逻辑上,就有严重的局限性;没有新思想的冲击和启迪,很难面对未来,仰望星空。希望与艺术的紧密联系能让企业更有远见,更容易正确把握趋势。

平台“@武汉”的建立,其实体现了一种大家认同的文化观和志同道合的信念。我记得几年前,当我们讨论我们期望的目标和想法时,我们首先谈论的是现代性,以及学术性、国际性和包容性。显然,现代性是核心。我个人理解,所谓当代性,就是时代精神。在这个时代,时代精神的灵魂是创新。刚才王馨瑶老师也强调了创新。创新之所以能成为这个时代的社会共识——从国家战略的角度看,新发展观的第一项就是创新;从当代艺术的本质来看,其核心价值是创新。因此,艺术的当代性应该是我们自信地支持发展的方向。

艺术创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容易;学术好谈,但不容易做。不仅很难有新的想法,新的想法,新的方法,也很难从心底向往未知。

近年来,人们对当代艺术发展的短暂历史有很多疑问,也对发展方向感到困惑。关键是,由于知识的局限,人们把学习和模仿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一些东西误解为创新,很大程度上是从技能水平和市场价值来评价艺术,而忽视了对伟大艺术创作者的人格体系和思维逻辑的研究,缺乏对艺术创作基本规律的尊重。

之所以在傅忠旺的这个展览受到大家的高度赞扬,是因为傅忠旺的艺术生涯体现了一个精髓,就是对新事物充满激情,对旧传统情有独钟。时代精神与历史智慧的结合是创新的契机。

▲黄立平在武汉组委会工作会议上讲话

刚才路宏先生以筹备“八五”文学展为例,讲了梳理当代美术史的重要性和湖北特殊的地理使命。举办这样的展览有什么历史意义?我觉得不是因为怀了老,不应该只是把过去的东西拿出来给他们看,给他们欣赏。真正需要发现的是,那个大转折时代最有价值的精神内涵是什么,它对于今天和未来的意义是什么?所以,即使是对艺术家案例的研究和梳理,也是为了发现最具当代性的精神,而不是单纯的看那些作品是什么样子,花了多少钱。这不是人们所说的文化意义。功利主义是那个时代的衍生物和局限,但不是那个时代的精神主流。然而,超越时代的艺术思想和成就的诞生是超功利的。

今天,对于正在走向复兴的中国来说,不缺速度和伟大,缺的是从“0”到“1”的原创性创新。我们模仿和复制的能力是高超的——一切都可以做得更快更大。重要吗?重要。但这是从“1”到“n”的创新。从“1”到“n”的创新是不够的。艺术创新最有价值的是从“0”到“1”,这是这个时代最让人期待的地方。我认为艺术创新对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和社会创新都有启发作用。大家聚在一起,从推动文化事业开始,有助于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 @武汉组委会工作会议现场

▲ @武汉组委会工作会议现场

刚才大家都提到了投资美术对于企业的意义。以尚云华先生为例——他不仅举办了生态雕塑双年展,最近还创办了智美术馆。他对艺术的热爱和他以各种方式对艺术发展的贡献受到尊重。他没有把艺术当成生意。如果投资艺术品的现实目的是为了钱,我认为没有直接的经济意义。经营画廊不太懂,但道理是一样的。参与文化事业,包括一些文化业务,增强企业的文化底蕴,提高企业的文化品位,丰富企业的文化形象。这是企业最本质的价值。

这几年一直在努力从后现代主义中寻找灵感。没有这个平台就不会有这个想法。现代主义是工业化的产物,侧重于再生产、效率、功能、成本等价值维度。后现代主义开始强调文化个性,强调自然历史和文化与当下的关系。事实上,我们近年来面临的城市发展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后现代主义是在现代化没有完全实现的时候出现的,包括人们没有完全理解现代主义的时候。当我们还处于理解后现代主义的肤浅阶段时,新的问题又来了。今天,如果你的思维仍然停留在现代主义的框架内,或者习惯于工业化的方法,就不可能解决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发展的升级问题。

这让我深刻认识到,工业园区的规划和规划必须具备当下时代的文化视野,必须超越工业化思维进行顶层设计。

过去,我们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即标准厂房是工业园区的基本形式。的确,上世纪80年代,深圳的招商引资和产业组织是从蛇口工业区提供标准工厂开始的;华强北是电巾鄂金融网子行业的聚集地,载体也是标准厂房。但是适合标准厂房的时代很快就过去了。也就是说,用这样的规划理念和空间承载模式来组织产业已经是过去式了。然而,这种方式今天仍然在许多地方发生。如果不从现代艺术史的角度去分析观察,就看不到问题的本质,也很难找到有目的的方法去改变。这就跟波洛克的艺术一样,曾经很受欢迎,今天已经没有文化意义了。如果我们总是把过去有意义的东西作为今天实践的基础和规范,我们的工作就没有进步的意义和活力。

了解历史,判断未来——可以从艺术史和艺术精神中找到启发。从艺术界吸取精神营养,借鉴方法论,有助于我们的管理创新。但是,文化的东西不会直接和功利的产生意义,而是潜移默化的产生意义。历史有历史逻辑。

在雕塑双年展上,孙振华先生强调生态主题是一个辉煌的方向——独特的、当代的。如果继续下去,肯定会让艺术在城市功能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仅支撑艺术,也丰富了尚宗商业的内涵,从而找到商业管理和艺术的结合点,如果能拿出一个基于平台的机制,肯定有延伸价值。画廊是一个老行业,管理模式有限,不容易坚持。需要考虑业务模式的变化,并与其他格式相结合。

“@武汉”是由众多公共美术馆发起,越来越多的艺术机构参与到公共(包括大学)美术馆中,应该引领创新的方向,让艺术的新理念和新方法对社会进步和时代发展有更大的启示。我坚信这是符合中央精神的。但是,搞低俗的、适合的东西,是违背艺术创新精神的。

▲ @武汉组委会工作会议现场

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推动技术与艺术的融合,没有疾病的呻吟无法打开大众的心灵,缺乏时代感,不需要用精力和资源去关注。在艺术和技术的结合上,我们可以做得更多。2019年,我们尝试举办第一届Maker艺术节,受到各方好评。要坚持下去,吸引科技界、艺术界、商界人士广泛参与交流,找到一个让科技与艺术相互启发、相互促进的机制。想象力是什么?什么是创造力?自由的精神是什么?什么是人格独立?这些和创新有什么关系?值得我们深思。

资料来源/何美术馆

编辑/张曼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