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跨界演员 > 18、第 18 章

18、第 18 章

最新小说: 唐土万里从男爵开始欧皇指挥官我在影视剧里抗日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漫威的公主终成王每八天一个随机身份穿书填坑后作精她恋爱了我和渣夫都重生了女配她成了大佬

    陆文:“真的?”

    尽管看不见五官,瞿燕庭从语气判断出陆文的情绪变化。他把灯拧开一点,微弱的薄光下,那张面孔的确轻松许多。

    虽说吃人嘴短,但瞿燕庭妥协这一步不全是因为这碗粥。角色目前是高中生,不建议拍正面接吻的镜头,可以借位,把控角度令观众会意即可。

    瞿燕庭省去解释,只给一份忠告:“你正经的拍戏经验不多,面对许多第一次,紧张或抵触,是正常的。你要尽快学会克服,强迫自己接受,甚至享受,明白吗?”

    陆文的松快劲儿冲淡了,瞿燕庭好声好气的一番教诲,令他忍不住反思自己。他问:“我是不是很不专业?”

    瞿燕庭如实回答:“非科班,确实有一些。”

    陆文感到受挫,很想追问一句“你是不是又看扁我了”,但为了自尊心,他选择憋着。因为以过往经验来说,瞿燕庭根本不屑于哄骗他,一定会给他一击。

    谁料,瞿燕庭话锋转折:“不论科班与否,演员都有自己的上限和下限,想做到哪一步就要有相应的付出。你如果有天赋,现在处于下限,那就努力冲向上限。”

    陆文点点头,认真记住瞿燕庭的这句话。他目前不清楚自己的下限和上限在什么位置,希望有一天,他能自信地判断出自我的优劣。

    瞿燕庭搅动餐盒里的粥,香气飘出来,弥漫在这个死样子的犄角旮旯。他喝了两口,发现陆文放着外卖不碰,依旧在嚼薄荷糖。

    “你怎么不吃?”

    “哦,我拍完再吃。”

    陆文抓起便携灯,夹怀里,使光束从下巴照向头顶,吓人吧唧地:“等会儿凑近念台词,我怕熏着女演员。”

    瞿燕庭暗道,对女孩子蛮绅士的。

    他不了解的是,当初开机宴,陆文担心见面时会熏着他,整个晚上一直饿着肚子。

    拍摄时间差不多到了,瞿燕庭喝完粥,动身与陆文返回片场。牛奶芋头糕还没吃,他隔着包装纸捂在掌中取暖。

    拍摄场景是小区里的一段路,监视器布在道旁,周围挤满歇工的工作人员。瞿燕庭没过去坐,立在“齐潇家”门口左侧的树荫下。

    演员就位,仙琪说:“谢谢你的消夜,下次我请。”

    陆文嚼了半盒薄荷糖,一张口触及空气,冷得满嘴透风:“等会儿拍摄,冒犯了。”

    仙琪拍过不少爱情剧,但这样说的男演员并不多,她回道:“言重了,借位而已,咱们放轻松就好。”

    导演亲自喊“开始”,一声令下,瞿燕庭在阴影里默默剥开了芋头糕。

    道旁种满密实的树,树后面是一排小洋房,叶小武和齐潇停在七八米外,距齐潇家门口有五棵大树的距离。

    怕家门口危险,叶小武每天把齐潇送到这个位置。他恋恋不舍地说:“这么快就到了,你去吧,我看你拐进门再走。”

    齐潇说:“今天能不能把我送到家门口那棵树?”

    叶小武笑起来:“你不是说那棵树离你家太近,怕被发现吗?”

    齐潇解释:“路灯坏了,看不清。”

    叶小武和齐潇并肩慢行,走到第五棵树,两个人默契地藏在树荫下面。齐潇向树下的草丛张望,同时挪动碎步离叶小武近了一丢丢。

    叶小武问:“瞧什么呢?”

    齐潇说:“昨天草丛里蹿出一只野猫,差点抓到我。”

    叶小武明白了:“你是不是害怕,所以让我陪你走过来?”

    齐潇不止怕猫,也怕黑,她羞于承认,答非所问地说:“到我家门口了。”每一晚分手前,都是这一句台词。

    叶小武却没按惯例说“再见”,他审视四周,确认无人后上前一步:“这么高级的小区路灯也会坏啊,要是一直坏着就好了。”

    齐潇装作听不懂:“那我回家了,明天见。”

    瞿燕庭咬下一口芋头糕,他在左侧,演员在右侧,相隔的过道被摄影师占据。机器挡住七七八八,他只能看到陆文垂在身旁的一只手。

    从上前一步后,那只手就握成了拳头。

    仙琪说完台词,转身欲走。陆文一手握拳,另一只手去抓,本应该抓住仙琪的手臂,一不小心抓住了对方的书包带子。

    “齐、齐潇。”他结巴了。

    仙琪转回身,面容羞涩。

    陆文迈出脚尖,同时攥着书包带子把人拽回来,感觉够近了,于是硬生生地将脚尖收回。

    他问:“你是真的害怕,还是想和我多走一截?”

    仙琪回答:“我真的害怕。”

    关键点就要来了,陆文满脑子都是下面的吻戏,台词吐得很硬:“以后,我保护你。”

    说完,陆文弯曲双膝,慢慢向仙琪俯身,膝盖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虽然是借位,但两人的嘴唇要离得很近,越近越紧张,他浑身的肌群绷得像一块铁板。

    瞿燕庭这才体会到,陆文对吻戏的担忧。

    果然,演得什么玩意儿。

    任树忍无可忍:“停!都停!”

    陆文刚站直,任树已经冲过来,将他的手臂“啪”地打到一边,很疼,他甩着胳膊退后一步。

    “小陆,你抓她书包干什么?”任树说,“一手握拳,一手拽书包,你搞对象还是劫钱啊?”

    陆文讷讷地:“我不小心抓错了。”

    “那赶紧松开哪,一直抓着有毛病吗?”任树嚷道,“在树下的状态就不对,太拘了,臊眉耷眼的,台词念得傻死了。”

    陆文:“我……”

    “你不用解释。”任树道,“你吻她的时候太僵硬了,你去镜头里看看,半身不遂都比你灵活。”

    这时仙琪摘下书包,蹲下去揉捏脚踝。她穿了内增高弥补身高差,陆文拽她那一下有点猛,把脚崴了。

    陆文尴尬得想撞墙,连连道歉。

    夜戏时间紧,任树要亲自教一遍戏。

    其他人四散开,过道空了,女主去冷敷,任树看见另一侧的瞿燕庭,叫道:“吃糕群众,你过来。”

    瞿燕庭并不想过去,但不好当众拂导演的面子,咽下最后一口芋头糕,他走入那一片树影。

    任树对陆文说:“现在,我是叶小武,瞿编是齐潇。”

    瞿燕庭想躲:“我脚也崴了。”

    “你少来。”任树抓住瞿燕庭的手腕。念导演系的时候,他们没少一起磨本子,把编、导、演的活儿都尝遍了。

    瞿燕庭猝不及防,没挣开,便防御性地环住手肘。

    任树轻拽瞿燕庭,一边讲道:“要抓手,温柔地拉过来,自己再靠近,是一个互动的推进过程。”

    两个人面对面了,任树说:“你个子高,岔开腿或弯腰都无所谓,动作一定要自然流畅。”他比瞿燕庭矮,看上去有点滑稽,“拉过来就松开手,去托他的脸。”

    陆文直勾勾地看着,瞿燕庭立在那儿,脸侧被任树托住,他躲了一下,就这轻微的一下,让这场配合多了几分被摆弄的无奈。

    无奈却没有反抗,显得……很乖。

    任树用拇指按住瞿燕庭的下巴,借位吻,吻自己的指甲盖儿。

    他讲到重点:“蜻蜓点水的吻,你要把握好速度。先接近他,停留一会儿,拍完特写,镜头转后你再亲下去。”

    陆文不禁又握住了拳头。

    叶小武是有预谋地亲齐潇,要表现出来,任树在这里加了一个细节:“你先接近他的脸颊,令齐潇和观众以为叶小武要亲的是脸。最后一句台词放到这一步,说完在齐潇失神的空隙,低头吻嘴唇,等于诈了大家一下。”

    几乎详细到每个分镜头,任树演示完毕,退到一边,问:“小陆,记住没有?”

    陆文目不转睛,视线还留在瞿燕庭的身上,思绪一点点被叶小武的系统覆盖,他回答:“记住了。”

    任树掌心朝内勾了一下:“来,按照我教的过一遍戏。”

    陆文压根儿没注意到任树的手势,只记得任树说,瞿燕庭是齐潇。他现在是叶小武了,一步迈过去,堵在瞿燕庭的面前。

    身高的关系,瞿燕庭一直颔首,此刻不得不抬起头来。他来不及反应,腕间一热,陆文伸手抓住了他。

    许是握久了拳头,陆文的掌心有一层温暖的薄汗。

    他要温柔,攥着瞿燕庭的手腕微微使力,将对方朝自己拉近半步,同时迈出脚尖,填补另一个半步。

    陆文的右肩挂着书包,便只抬起左手,轻轻地捧住瞿燕庭的腮边。他的手很大,手掌托着脸,指尖触碰到瞿燕庭薄薄的耳廓。

    瞿燕庭身躯僵硬,环着的双手悄然抓紧了自己的衣袖。不知是被陆文的手掌烘暖,或是其他原因,他的半张脸都变热了。

    他呆滞得忘记躲闪,仅一颤,因为陆文已经低下头,偏停在他的脸颊一侧。

    没有打光,路灯坏着,树影下晦暗不明,陆文只能看见瞿燕庭瞳孔中的亮星,眼睫一垂,那点光也遮住了。

    他离近,再离近,近到假装亲吻的咫尺距离。

    陆文脑中白花花一片,听见的是自己紧张的心跳,闻见的是瞿燕庭吃完牛奶芋头糕的香甜气味。他终于屏不住了,将一缕气息拂在瞿燕庭的脸颊上。

    微凉的薄荷味,瞿燕庭如置冰火,失神失语。

    耳畔,陆文对他说:“以后,我保护你。”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