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跨界演员 > 17、第 17 章

17、第 17 章

最新小说: 猫仙尊(神猫伏魔)我能记得上一世全能真心穿越系统酷爱哲学的度化僧我的影子可以穿越诸天修仙实在太简单了富贵唐朝封神之万仙阵我成了天骄们的劫港九枭雄

    震惊过后,陆文疑惑了。既然情形调转,说明之前在办公室,瞿燕庭骗了他?

    可惜他没有时间思考太多,a组全部转移完毕,他这个男主角要尽快就位。倒是不太远,下一场戏就在隔壁的学校拍摄。

    栅栏缺少几根,陆文就近钻过去,经过101的窗外时,他像走着走着模拟投篮一样,蹦起来向窗内望了一眼。

    客厅里的瞿燕庭自然看不到,打牌回来,他继续专注地修改剧本。第30场戏是叶小武和齐潇的感情戏,创作时便不算满意,成稿前来来回回修改了很多次。

    他拿捏不准,要么笔墨太少,不足够。要么浓油赤酱,过了火。

    瞿燕庭的手指悬在键盘上,一句台词卡壳,脑海倏然闪过陆文的评价,读剧本感觉不到恋爱中悸动的感觉。

    教学楼内,第二场正在拍摄。

    这是一场打架的戏,中午放学,叶杉去鱼摊帮工,叶小武偷偷来叶杉的学校,找那几名欺负叶杉的男生报仇。

    拍之前,任树郑重强调,别搞流星拳和旋风腿,也没有偶像剧式的特写慢放,要演绎得生活、写实。

    陆文觉得导演多虑了,仿佛他多厉害,能打得很炫彩似的。

    他虽然高大得如一匹野马,但摊上一个高大得如汗血宝马的退伍兵父亲,挨揍的经历更丰富一点。在外面惹事的话,他还有三个情同手足的发小,向来是一起冲上去群殴。

    台词不多,叶小武挑衅两句便动了手,一对六,一路从教室打到走廊,寡不敌众挨了不少拳脚。他有股为叶杉出气的狠劲儿,不打败对方誓不罢休。

    叶小武摔倒滚了一圈,爬起来,将六个人全部干趴。

    本想放句狠话,训导主任赶过来了,叶小武撒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嚷嚷:“管管你们的傻逼学生!再有人欺负叶杉,老子下次还来!”

    陆文拐下楼梯,拍完了。

    他浑身脏兮兮的,腿有点疼,打滚儿把膝盖磕破了。李大鹏第一时间来扶他,蹲下身为他贴创可贴。

    陆文对李大鹏要求不高,毕竟对方是剧组助理,不过这几天试下来,李大鹏细致得像他家里的老保姆。

    a组可以收工了,陆文回房车卸妆和换衣服,收拾好东西,离开剧组前返回了小区。他不喜欢欠人钱,拿着钱包直奔编剧休息室。

    客厅内小打印机运转着,“滋啦滋啦”地响。瞿燕庭已经改完第30场戏,按照改一场拍一场的计划,会加塞到明晚拍摄。

    咚咚咚,有人敲门。

    似乎料到瞿燕庭会拖半天才开,对方不敲了,直接喊话:“我是陆文,来还打麻将输的钱。”

    瞿燕庭无法再拖延,拿起打印好的一份剧本。a组都收工了,要等明早分下去,既然陆文过来,就提前把剧本给他。

    陆文连轴转累坏了,抬臂靠着门框,额头抵在门板上,瞿燕庭一开门,他前倾些许,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

    瞿燕庭退回一步:“站好。”

    陆文收回手,撸了一下短发。他打开钱包,麻利地抽出一沓红票,递过去说:“打麻将的钱,你数数对不对。”

    瞿燕庭不接:“明晚请a组吃消夜吧。”

    陆文“哦”一声,随即记起拍摄通告:“不对啊,明晚又没戏,我怎么请?”

    瞿燕庭递上剧本,说:“第30场戏有改动,场次调整到明晚。”

    陆文接住,没顾上回想这场戏的情节。或者说,从瞿燕庭打开门开始,他只能想到阮风所说,关于片酬的颠倒。

    瞿燕庭为了羞辱他,所以不惜撒谎骗他?

    陆文张张嘴,犹豫一会儿将问题咽了下去。他和瞿燕庭的身份不对等,瞿燕庭想怎么回答都行,他大概率会得到一个自讨没趣的答案。

    他改口:“没事了。”

    瞿燕庭叮嘱:“把剧本提前记熟。”

    “好。”陆文说,“拜拜。”

    回到酒店,陆文什么都懒得琢磨了。他太困了,洗完澡将窗帘一拉,眼罩一戴,上床睡得昏天黑地。

    定好晚六点的闹钟,没醒过来,生生睡到了八点半。

    外面华灯连天,陆文赖在床上叫了客房晚餐,准备吃饱饭看剧本。等待的工夫拿起手机,有三条来自孙小剑的未读。

    第一条是转发剧务的通知,第30场戏提前拍摄,这事他已经知道了。

    第二条:我擦!我好期待啊!

    第三条:你期待吗!

    又要熬夜,陆文不明白期待个毛线。他下床拿出剧本,翻了翻,顿时明白了孙小剑在期待什么。

    第30场戏是叶小武和齐潇正暧昧的阶段,晚上叶小武送齐潇回家,分开前吻了齐潇。

    换言之,他明晚要和仙琪拍吻戏。

    第二天,白天的拍摄非常紧凑,不知不觉便忙到了傍晚。

    天黑一入夜,a组人马转移到另一处片场,也就是剧中齐潇的家,一所有洋房有别墅的高档小区。

    各组做拍摄前的准备,夜戏不好拍,灯光照明的工作难度大幅增加,一直在调试。

    某棵树底下,陆文蹲在道牙子上,膝盖的伤口重新裂开,有些刺痛。他手里捏着一片落叶,转竹蜻蜓似的来回搓叶子的梗。

    临近拍摄,他心里真的有点紧张。

    今晚就要拍吻戏了,那可是他的……

    陆文掏出手机,想玩一局游戏放松放松。忽然想起答应了今晚请客,于是点开外卖软件,找了一家貌似不错的餐厅。

    他按人头数点单,每人一份招牌鱼片粥和牛奶芋头糕,付款时一顿,返回点单页面修改了一下。重新付款时,编辑了一句备注。

    陆文心思飘忽,订完餐就忘记打游戏,站起来,沿着树荫朝人少的地方溜达。

    他渐渐走到房车附近,男女主的房车并排停着,此刻都聚集在片场,车四周没有人,一片漆黑。

    陆文摸黑上车,拿了一盒薄荷糖。下车从车尾经过两车之间的空隙,冷不防的,发现车身侧面的休息棚下,隐约有一个人形轮廓。

    “操啊!”他吓得嚎了一嗓子。

    人影被陆文吓得一抖,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开便携灯,将整束光照向车尾。

    陆文眯了眯眼睛,迎着光走过去。

    走到跟前他就后悔了。

    瞿燕庭放下便携灯,坐回椅子,脸上写满了发自内心的无奈。片场乱糟糟的,他在此处躲清静,没料到清静成这个死样的犄角旮旯,也能被人撞见。

    这人还反咬一口:“吓他妈死我了。”

    瞿燕庭没吭声,他何尝不是心有余悸。

    彼此静默了半分钟,陆文没离开,退后至另一辆车身前。瞿燕庭有种不祥的预感,以他对陆文的了解,对方八成是要找事儿。

    果然,陆文咳嗽一声:“今晚这场戏,为什么提前拍?”

    瞿燕庭回答:“因为有改动。”

    陆文又问:“为什么要改动?”

    瞿燕庭说:“你用不着了解。”

    陆文被堵得没话讲,在昏暗中生闷气,其实他一点都不想了解,他只是不想把下个月的戏提前到今晚拍。

    晦暗的边光投在车身处,瞿燕庭依稀分辨出陆文的脸色,郁闷、忐忑、糅合在一起瞧着怪难受的。

    他问:“你有问题?”

    陆文说:“我和仙琪一共才见过三四面,就拍吻戏,我怕拍不好。”

    瞿燕庭很意外,对演员来说,吻戏和其他戏份没什么区别,都是演绎罢了,没想到陆文会担心这个。

    但他也给不出什么建议,便道:“没关系,就……亲就行了。”

    “说得容易。”陆文说,“亲不好还不是不给过。”

    瞿燕庭的忍耐有限,也不喜欢小演员讨价还价,将便携灯一扭,给陆文打一束专属强光,问:“那你想怎么样?不拍了?”

    陆文本来躬着背,懒洋洋的,光束一来立刻挺直脊椎,还揣起兜。他以为瞿燕庭动摇了,立刻说:“我想和仙琪多磨合磨合,然后再拍。”

    瞿燕庭回道:“你谈过的女朋友能绕解放碑三圈,每一个都先磨合磨合?”

    陆文:“我……”

    瞿燕庭:“你挺细致的啊。”

    一句话堵死了肺管子,陆文恼羞成怒:“我是怕人家女生不好意思,我有什么可担心的,不就是接吻吗?我就担心我接的吻没法过审!”

    陆文咧咧一通,打开薄荷糖倒了一嘴。

    远处有点动静,很脆的纸袋子声音,两个人一齐望向靠近的黑影。剧务小张找了一大圈,循着亮光跑过来,手里拎着两份外卖。

    “瞿编,陆文哥!”小张喘着气,“你们俩叫我好找!”

    他把外卖放桌上,打开袋子,一边拿一边说:“谢谢陆文哥请客,大家都吃上了,你和瞿编也趁热吃吧。”

    陆文问:“没有漏的吧?”

    小张说:“没有,每人一份牛奶芋头糕和招牌鱼片粥,鱼片特别多,特别鲜。”

    餐盒摆出来,小张便跑走了。

    瞿燕庭不吃鱼,自然不会喝这份鱼片粥,这时陆文走过来,把其中一份推到他面前。

    “我不吃。”

    “那你看看,毕竟它这么香。”

    瞿燕庭愣了一下,低头看餐盒,侧面贴着一张打印的小条。餐品名称是“皮蛋瘦肉粥”,备注有一行字:请标明,这份给瞿老师。

    他倏地抬头,仰脸去看陆文。

    陆文又那副欠嗖嗖的样儿:“爱吃不吃,反正我请了。”

    瞿燕庭没生气,摸了一下热烫的餐盒,然后把便携灯关掉。他好歹是编剧兼投资人,妥协的话明着说不出口。

    于是在暗中,他道:“先试试借位吧。”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