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最新小说: 唐土万里从男爵开始欧皇指挥官我在影视剧里抗日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漫威的公主终成王每八天一个随机身份穿书填坑后作精她恋爱了我和渣夫都重生了女配她成了大佬

    擦背?

    方潮舟看着被薛丹融拿在手里的巾帕, 忍不住伸手去拿。他这幻形术是第一次变,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效, 若是被薛丹融发现真相, 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祸端。

    “还是我自己来吧, 我可以自己擦。”

    指尖刚碰到巾帕的一角, 薛丹融就往后退了一步。

    他眼神落在方潮舟身上, 一点闪避都没有, “擦背自然是别人帮忙,身体才洗得更干净, 师兄转过去吧。”

    “我自己也擦得很干净的,真的不用……”话都没有说话,一只手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没了衣服的阻拦, 完全的肌肤相贴。

    “真的吗?可是我觉得没有洗干净。”薛丹融的声音随着手的下低而下低, “这里, 这里, 还有这里,好像都没有洗干净呢。”

    方潮舟听到这话, 忍不住扭过头去看, “哪里?”

    他平时都会给自己擦背擦很久,怎么会没洗干净?

    “就是这些地方。”

    待巾帕碰上方潮舟的背, 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骗了,可是背都被擦了好几下了,方潮舟瞬间浑身不自在, 差点从浴桶里跳出来。

    早知道就不把宋涟衣变成巾帕了,现在反而骑虎难下。

    方潮舟转过身,想躲开薛丹融的擦背,可他转过去了,巾帕就擦在了前面。

    方潮舟:“……”

    感觉更奇怪了,他默默地又转了回去。

    不对,这样也不行。

    “小师弟,这块巾帕擦起来不舒服,用这块吧。”方潮舟看到刚刚被他搭在浴桶旁的真巾帕,他现在不管擦背不擦背,只要能把宋涟衣先换下来才是当务之急。

    他把真巾帕递给薛丹融。

    可是他递过去的时候太着急了,薛丹融没有接稳,他就松了手,真巾帕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掉在地上了。”薛丹融看着地上的巾帕。

    “要不捡起来洗洗?”方潮舟整个人都很僵硬。

    薛丹融似乎察觉到奇怪之处,他微微拧了下眉,“那块都变脏了,这两块巾帕明明一模一样,师兄为何一定要用那一块?莫非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方潮舟挤出一个笑,“没有啊,小师弟,我觉得我洗得差不多了,就不洗了吧。”说完,他就从水里站起了身,伸手把挂在屏风上的干净衣服吸了过来。

    他也顾不得薛丹融还在他身后了,急急忙忙想把衣服穿上,连身上的水都没有弄干,下摆更是泡在了浴桶的水里。

    勉强系上腰带,方潮舟长腿一迈,一只脚已经踩在了浴桶外的地板上。

    “师兄,你身上水都没弄干,澡豆都没冲干净。”薛丹融挡在方潮舟的面前,他一双眼紧紧地锁在对方的身上,“你为什么那么急着出去,因为宋涟衣吗?还是你那个侄子?或者说是你不想跟我待在一起?你讨厌我?”

    “不……”方潮舟才说了一个字,少年就逼近了他。

    眼前的那双凤眸像是由工笔画出来的,一点一线,时而流畅如水,时而凌厉如刀,全看凤眸主人的心情。

    “既然不讨厌,师兄就证明给我看。”

    被水打湿的衣服最后被丢在了地上。

    扈香过来的时候,院子里安安静静的,一直走到廊下,他才听到人声,那声音压得很低,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他还是听到了只言片语。

    “够……够了,不是只擦背吗?前面……不……不行,小师弟。”

    “师兄,这巾帕好像变颜色了。”

    “没有,本来就是这个颜色……真的不用擦了,下……下面也不行,小师弟!”

    声音突然停了,扈香意识到什么,刚想走开一点,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门后的少年看到他的时候,眼神极冷,“你在此处做什么?”

    “薛公子,扈香来给九皇叔请安的。”扈香对上薛丹融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

    净室里的方潮舟立刻从水里钻了出来,胡乱裹上外袍,再拿起被薛丹融放回木盘上的巾帕。他把巾帕又变成了发带,缠在了手腕上,继而把之前掉在地上的巾帕放在浴桶里洗了洗,丢在了木盘上。

    做完这一切,他才往外走,想趁薛丹融和扈香说话的时候,赶紧回到房间,把宋涟衣变回来,可他刚走到门口,两道视线同时落在了他的身上。

    薛丹融立刻转过身挡住了扈香看过来的视线,他上下看了下方潮舟此时的打扮,脸似乎都有些变黑了,他伸手抓住方潮舟的手,拉着人又进了净室。

    “砰”的一声,门又关上了。

    扈香看着再度关上的门,眼神暗了暗,他慢慢走上去,抬手敲了两下门,“九皇叔,昨日皇爷爷让我们早点进宫,现在是有些晚了。”

    “哦,我马上就出来。你别闹。”

    后面的三个字明显不是对他说的。

    扈香扯了下唇,唇角的笑有些讽刺,可语气依旧是温温和和的,“那扈香先去备车,在府门口等皇叔。”

    “好,大侄子你先去,我们马上就来。”方潮舟对着外面喊完话,就拍了下薛丹融的手,他故意板着脸,“你够了啊,你再闹,你信不信我把你做的事情全部说出去?”

    薛丹融抬眼,那双眸子跟宝石一样的漂亮,语气好像有点漫不经心,“嗯?”

    他这幅不怕的样子,让方潮舟简直觉得他换了一个人,他那个清心寡欲、冷漠至极的小师弟去哪了?

    “我不仅要告诉师父师弟妹们,我还要告诉……告诉师祖,。”

    方潮舟突然想到薛丹融应该是怕钟离越水的,现在薛丹融跟他没有隔离半年,导致薛丹融蛇毒又更严重了,要不他主动把人送去钟离越水那?

    可是他现在没时间把人送去华黎山。

    薛丹融听到钟离越水的名字,眉头就皱了起来,“为什么要告诉师祖?”

    “不告诉他,谁来治你的病?我看你现在病入膏肓了,自己还不知道,好了,你出去了,去烧水,我待会要泡茶。”他见少年还不动,直接把人推了出去,好在薛丹融见他板着脸似乎真的生气了,就乖乖听话走了。

    薛丹融一走,方潮舟松了口气,他连忙走到旁边的寝居,阖上门,赶紧把缠在手上的发带变回了宋涟衣。

    宋涟衣一被变回来,就跌坐在地,一张小脸此时是红透了,眼神都是飘的。

    方潮舟愣了一下,怕宋涟衣出了意外,连忙把人抱到了美人榻上。

    “宋涟衣,你没事吧?”他伸手摸了摸宋涟衣的额头,有点烫,不会方才受寒了吧?

    宋涟衣像是没听到他的声音,眼神依旧飘忽忽的,甚至方潮舟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都没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完了,好像真生病了。”

    方潮舟有些懊恼,早知道不泡澡了,也不把宋涟衣变成巾帕了,宋涟衣现在只是个肉.体凡胎,年纪现在又那么小,要是被他弄死了,他怎么跟那个侍女交代?

    他答应了侍女,要还给人家一个完完整整的宋涟衣的。

    方潮舟想起他储物戒里好像有丹药,便赶紧打开,准备找一找有没有退烧的,宋涟衣泡了不少水,估计是受凉了。

    没想到他还真找到了,他倒了一颗丹药出来,怕宋涟衣此时肉.身年龄小,承受不住,就把丹药弄成了两半。

    他捏住宋涟衣的下巴,把半颗丹药塞进对方的嘴里,怕宋涟衣吐,他又捏着对方的脸颊肉,让对方强行闭紧嘴巴。

    丹药塞了一会后,宋涟衣终于有了反应,他眼珠子慢吞吞地转了一圈之后,视线落在了方潮舟的脸上。

    俄顷,血液从宋涟衣的小鼻子里流了出来。

    方潮舟:?!!

    是不是补过头了?

    薛丹融提了热水回来,经过净室的时候,脚步忍不住一顿,他侧眸看着净室大开的门,沉思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他径直走到浴桶旁,拿起了木盘上的巾帕,可刚走两步,他脚步停了下来。

    薛丹融视线落在了一块空地上,那里湿漉漉的,可旁边又是干的,像是之前有什么湿东西掉在了上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给我投雷和营养液的小可爱们,么么么么么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