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现在

最新小说: 唐土万里从男爵开始欧皇指挥官我在影视剧里抗日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漫威的公主终成王每八天一个随机身份穿书填坑后作精她恋爱了我和渣夫都重生了女配她成了大佬

    这是宛市排名数得上前十的国际学校,除去师资与环境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它对残疾人非常友好,接纳所有或先天,或后天的肢体性残障人士。

    学校里有搭乘轮椅的专用道路与电梯,校巴也有特地设计的升降系统,从教学楼到宿舍楼,再到操场、花园、林荫道等地,全部按国外的残疾人保障系统标准,留出了专用设施。学校却不仅仅招收残疾人,而是给了乐遥这样的年轻人一个机会,让他与健康的学生一起念书上学。

    只要进入校园,乐遥就已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单靠自己也能独自到处行动。

    唯二令周洛阳郁闷的点是:一,学费实在太贵了;二,要求所有学生一起住校,一视同仁。

    “你必须让他像同学们一样,适应校园生活,”级主任显然见惯了太多焦虑的家长,说道,“否则你就算能照顾他一辈子,还能大部分时间把他关在家里么?他需要有自立的环境与机会,去慢慢学会在没有人陪伴的前提下,融入这个世界。乐遥身体不健全,思想却是健全的。你看,我们这里还有像他一样的孩子,也能住校,他为什么不可以?”

    周洛阳承认,乐遥需要的,确实就是这样的人生。先不说谈恋爱结婚,成家立业。对使用轮椅的残疾人而言,当下国内的环境虽在不断改善,却还算不上非常方便,至少与发达国家相比所去甚远。

    许多残疾人日常很少出门,就像在家里坐牢一样,也不想出门,哪怕偶尔出来散心,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也不会离开家里太远,别说自己坐公交、坐地铁、叫出租车等事项,大多习惯在小区里放放风就算了。

    “条件不错。”杜景把乐遥的大包小包提进寝室,周洛阳要给乐遥铺床,乐遥却笑着说:“我自己来吧,让我试试,我可以的。”

    周洛阳便站在一旁,看弟弟坐在轮椅上努力地动手铺床,杜景看了一圈,双人寝室很宽敞,留足了轮椅活动的空间,两个盥洗室,其中一个是无障碍洗手间与浴室。每天会有教工过来清扫,假设乐遥提出要求,还会帮他洗澡,或是坐在浴帘外守着。

    杜景特地检查了窗门,周洛阳知道他想到了当年他们一起生活的寝室,两人对视一眼。

    “比以前咱们住的地方好多了。”杜景说。

    乐遥说:“你看?好了,我这不是可以的么?”

    周洛阳一笑道:“对,你可以。”

    室友回来了,是个高个儿混血男孩,显然刚下课,名叫张亚伦,朝三人点头,他已得知会有新室友的消息,顺便帮乐遥领来了他的校园卡。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张亚伦说,“哥哥们放心吧,有需要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乐遥有一点不太好意思,说:“谢谢你。”

    弟弟需要与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朝夕相处,这点也引起了周洛阳的焦虑,但看样子班主任确实兑现了他的承诺,为乐遥安排了一个懂事又礼貌的室友。张亚伦母亲是外籍,在大使馆工作,父亲则是文化学者,看上去随和又好相处。

    “乐遥就拜托你了。”周洛阳没有请张亚伦吃饭,也没有特地说什么,缘因他觉得不需要。能否互相信任,都是命运注定的,合不来的人之间,说再多做再多也没用。

    按班主任的要求,残障学生没有特别待遇,乐遥需要尽可能地独立起来,让他自己去做每一件事,周洛阳不能插手,且报到过后,就必须尽快离开校园。杜景检查了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又去楼下超市帮乐遥买了些零食。周洛阳便被要求离开学校,礼拜五傍晚再来接弟弟回家。

    站在校门口外,看那几栋教学楼时,学生们已经去上课了,从这里看不见三楼的教室,但周洛阳知道弟弟已经在教室里,摊开书本,跟着听他的第一节课了。

    此刻他的心情极其复杂。

    “乐遥不是生来就这样。”杜景在周洛阳身后说。

    “嗯,”周洛阳说,“不是,车祸前,他一直是个健康快乐的小孩。”

    杜景说:“所以他能习惯,不过是回到自己一年多前的人生而已,他等待这个机会太久了。”

    周洛阳与弟弟从小接触的机会不算太多,直到那场车祸以后,他才开始抚养并照顾乐遥。他相信杜景更能理解乐遥的心态,毕竟他们有过一样的痛苦。

    细说起来,困扰杜景的问题还更长远些,他的病是与生俱来的。

    “现在做什么?”杜景问。

    “我不知道,你呢?”周洛阳有点迷茫,杜景的到来打乱了他的人生,令他一夜间仿佛失去了自己的生活。乐遥入学,反而令他有点失去了生活目标。

    杜景:“原本我没出现,你今天是什么安排?”

    周洛阳想起来了,说:“找个合伙人,商量开店的事。”

    “谁给你介绍余健强的?”

    “方洲。”

    杜景嘴唇稍动了下,周洛阳看出他的口型是在骂人,一直知道他俩不对付,说道:“你又有什么意见?”

    “没有意见。”杜景答道,发动他的车,周洛阳说:“你去哪儿?”

    “翘班去玩,”杜景好整以暇道,“想去哪里玩?”

    周洛阳才想起杜景还要上班,说道:“回你的公司去,不管哪个公司,当卧底或做侦探。我自己去考察店面,晚上……”

    杜景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什么也没说,打方向盘离开。

    周洛阳说到一半,一看脸色,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又犯病了,正想解释几句,但按杜景的脾气,只要开了个头,后面就怎么解释都没用。

    杜景把车停在路边,只说了两个字:“下车。”

    “今天吃药了吗?”周洛阳终于问,“不舒服?”

    杜景没有回答,周洛阳只得开车门下车,说道:“开车千万小心点。”

    在他的目送之下,杜景开车走了。

    天气凉了不少,周洛阳一手扶额,在路边站了会儿,心道:

    你他妈的。

    电话来了,却不是杜景,闪烁着熟悉的名字:方洲。

    周洛阳戴上耳机,接了电话,辨认这是什么地方,他不可能与杜景置气,只是一下还没恢复状态,杜景就是这样,上一刻还说得好好的,下一刻说不定就会突然翻脸。

    “乐遥入学了?”方洲的声音在电话里说道,“我看见他发朋友圈了。不是说好让我陪你去?”

    周洛阳道:“今天有空吗?出来一趟,顺便还你钱。”

    方洲说道:“你在哪儿?”

    周洛阳无奈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还想陪你俩去考察考察那所新学校,这么放心把弟弟交给他们?说不定能爆出什么内幕呢?”

    “嘴巴不要这么欠好吗,方小洲!”周洛阳哭笑不得道,“不可能有什么虐待残疾人的社会新闻给你挣业绩!”

    方洲给周洛阳发了个定位,这家伙是周洛阳的高中同学,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一家杂志社上班,比周洛阳先来宛市一年,天天背着相机到处闲逛拍来拍去。周洛阳知道礼拜一早上,方洲只要开完周会就没事做了,但鉴于杜景看到他就容易犯病,他决定不叫上方洲。

    不过结局殊途同归——杜景还是犯病了。

    周洛阳把见面的地方约在优衣库里,先用从杜景那拿的钱还了方洲。

    “你还买这家的衣服,”方洲说,“看不出来。”

    “穷,没办法,”周洛阳说,“现在只能穿他们家了,其实还不错,挺舒服。你帮我找的合伙人呢?”

    方洲答道:“我又给你物色了个,晚上去见见?怎么挑这么大的尺码?”

    周洛阳拿了衬衣内裤、睡裤家居服,看也不看就往篮子里扔,杜景189cm,只能穿xxl的,周洛阳自己180cm,穿xl的。

    “给杜景买的。”周洛阳想到接下来,杜景有时会来自己家里过夜,怕他没衣服换。

    “杜景回来了?!”方洲旁若无人,震惊问道。

    “没有。”周洛阳说,“但他总有一天要来,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对不对?”

    方洲嘴角抽搐,打量周洛阳,问:“他联系你了?”

    “试一下这件。”周洛阳扔给方洲一件西服外套,方洲185cm的身高,与杜景身材相仿。

    方洲很白,比杜景还要白皙点,眉眼相当清秀漂亮,是典型的花样美男,轻微自然卷的头发稍稍挡在额前,犹如一支玫瑰。

    不像杜景,很酷,像把刚硬的裁纸刀。

    “杜景现在过得怎么样?”方洲问。

    周洛阳没有回答,端详镜中的方洲,心想杜景穿一身休闲西服,应该还挺好看。

    “你决定原谅他?”方洲又问。

    “他又没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周洛阳反问道,“都三年了,还想怎么样?”

    方洲说:“这件好看,我自己穿,你再给他挑一件吧。有人这么对你,你还给他买衣服,啧啧,我对你这么好,怎么就不给我买呢?”

    “那不是他的本意。”周洛阳说,同时心想,他是病人,他不想这么做,如果可以选的话,杜景宁愿自戕也不会伤害自己,但他控制不住情绪。

    周洛阳没有朝方洲说太多,只认真道:“我决定用我中央空调的热情让渣男如沐春风,给我做牛做马,偿还他的错误。”

    方洲也端详镜中的自己,眉毛稍稍一扬,朝周洛阳问:“你……洛阳,我好奇问一下,你现在是bi还是gay?你……真的弯了?”

    周洛阳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甚至说不清楚,自己对杜景是什么感觉,说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吧,仿佛早已比朋友关系更进一层。说破镜重圆的恋人吗?事实上他们就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何谈“重圆”?

    当年在杜景离开后,周洛阳也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他们仨人里,周洛阳与杜景都是直男,只有方洲是弯的。念书那几年,周洛阳见过方洲谈过的两任青葱阳光小男友,但他从来不过问,对男生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没有。”周洛阳最后答道,看了眼手机,杜景的消息来了。

    【我请了假,目的只想找你说说话。去哪里都可以,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有太多的话要说。你不明白?你心里清楚得很,你在回避什么?】

    中午十一点,公司:

    要在白天把伪造后的文件袋放回余健强的保险柜中,是个很有挑战性的任务。尤其在杜景还很不舒服的前提下,但他还是成功做到了。

    他像一盆阴郁的绿植,坐在工位上,先是一口气给周洛阳发了六条共计四百字责备他的消息,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再阴沉着脸起身,拿着文件袋,用密码打开余健强办公室的门,径自进去,关上了门,戴上手套,开保险箱,动作一气呵成,三分钟后走出来,开始给周洛阳打电话。

    是时所有的同事都只以为余健强吩咐助理,把一份文件送进他的办公室里,谁也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周洛阳没有回杜景消息,杜景打开外卖盒,独自坐在工位前吃午饭,吃到一半时正想将饭盒扔了,一只手却按在他的肩上。

    “怎么来了?正想找你,来我办公室,有事找你商量。”余健强朝杜景道,手还有点发抖。

    杜景坐下后,有点不耐烦地看着余健强,不时看看手机。

    周洛阳打回来两个电话,被杜景挂了,不片刻他回了消息。

    【不是不重视你的感受。以后相处的时间还很多,既然你不走了,何必急着现在?我现在很缺钱,异常焦虑。你就不能努力工作下,好借我钱?】

    “那件事,我怕兜不住,”余健强说,“他们查到当天晚上逃掉的另一个人的下落了。”

    杜景自然知道,余健强所指,无非是那伙勒索犯的行踪,工地上发生了坠楼案,公安当然要查出个究竟来,不能不明不白发现了一个死人就当作自杀结案处理。余健强有充足的理由置身事外,毕竟谁也不会特地来怀疑,一个当老板的会亲自跑到烂尾项目楼顶把人推下二十七楼。

    于是余健强从他的渠道中获知,警方正在寻找死者生前的小弟们。这四人平时常催收高利贷,本身在从事触犯刑法的行当,被盯上之后,只能跑路避风头。

    警方很快就查出,当夜逃掉那人名叫吴兴平,有人看见他在酒吧里与头目一同出现。于是他成为了头号嫌疑人,至少也是污点证人。

    而这个叫吴兴平的,眼下还躲在宛市,正等待一笔酬劳,拿到以后便会尽快离开。

    吴兴平万一被抓,势必会招出来更多内情,包括王克之死。余健强必须确保,让他尽快离开,不至于爆出自己的麻烦。

    这几天余健强翻来覆去地想,最后决定用一笔钱来换取息事宁人,毕竟当夜那笔钱也并未给出去,正好给吴兴平,这钱足够他远走高飞。

    然则想来想去,余健强总不好亲自出面,唯一适合的人选就是杜景。

    “找到他,”余健强说,“给他四十万,二十万给你,当劳务费。再问出是谁在背后想搞我。”

    杜景说道:“二十万很多,好的,我这就去。”

    余健强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哪,但可以为你提供一点线索。”

    余健强不是第一次遭到敲竹杠,被勒索多了,多少总能知道一点蛛丝马迹。第一次被要走八十万时,他就委托一家私人事务所打听过这伙人,他根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盯上自己的,只知道他们在宛市有自己的据点。

    余健强给杜景详细说了定位,又千叮万嘱了一番,说:“警方也在找他,这个时候谁先找到他,谁就赢了。千万别让警方发现,小杜,全靠你了。”

    杜景简单点头,余健强用私人账户转款,杜景便离开了公司。 看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