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37

最新小说: 站在文娱上游从斗破开始当大佬旧日侵袭美利坚念诗之王我要开始飙车了我写的书实在太毒了豪门女婿的逆袭之路九星神龙诀神豪狂医八荒御主

    试镜成功后, 段舒获得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每日培训课依然有, 但比起之前恨不得一天24小时将所有演戏基础恶补进她脑子的劲儿是和缓多了。她只需要上六个小时的课, 然后做日常维持体形的操课, 其余时间由她自己支配。

    知道段舒心意已决后, 经纪人嘱咐她要赶紧和朋友商定好片子的拍摄时间, 一旦《恶鹰》开机进组, 她是没有时间轧戏的。

    段舒点头。

    陈思乐猛地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对了, 你有男朋友吗?”

    “暂时没有, 你想应聘吗?”

    段舒侧过目光来,饶有兴致地打量他,一副从来‘没想到你这小宫女也想侍候朕’样子。这种选妃目光理应是狂妄得招人厌的,但她一闪一闪的明眸挑过来好笑的目光时,他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没有就最好, ”

    他松口气,叮嘱她:“有也不要瞒着我, 公司和经纪人都是给艺人解决问题的, 我不想在娱乐头版上做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不管你信不信我,有事一起扛, 公关部不是放在那吃干饭的。起步期最好不要谈恋爱, 国内对艺人的看法比较保守, 你也没时间谈。就是想谈,也是聚少离多,别找粘人麻烦矫情的……那谁你知道不?陈意柔, 她以前找了个小男朋友,冲到公司威胁要割腕,太恐怖了。”

    段舒:“继续。”

    新人反应太平淡,陈思乐噎了一下,怕她是被说得有小情绪了,仔细观察片刻,确认从她脸上没看见逆反情绪,才继续说:“把持不住的时候,保持私密,不要留下证据,做好安全措施。带套吃药,除非你想我陪你去医院……差不多是这些了。”

    “好,”

    段舒嗯的一声:“我知道了。”

    意外地好商量。

    察觉到经纪人先生纳闷的神色,段舒抬手掩住脸,笑意在唇边划开:“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懂事,会做得很小心的。”艳唇微扬,最后‘小心’两个字咬得略重,见惯俊男美女的经纪人先生都不免心脏加速。

    ……不能被自家艺人撩到!

    陈思乐定定神。

    在经纪人先生走神的空档,段舒已经低头跟顾渊发微信,告知他自己试镜《恶鹰》成功的好消息。

    对于交际自由受限,这点她早有心理预备。

    经纪人摊开来讲的态度,段舒没感到被冒犯,反倒对日后的感情生活充满了期待——

    不能被发现,不是更刺激吗?

    “好像下雨了,”陈思乐稍稍拨开车窗的窗帘,窥见外面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车上有伞,你带一把回去。”

    由公司开车将段舒回到公寓后,她踩着轻快的步子上楼,就收到了来自顾渊的电话:“我说你怎么不回消息呢,原来给我打电话了。”她心情正好,每句话都带笑。

    “段舒。”

    对面稍一停顿,声音比平常更低哑,饱含难以理清的情绪。

    将钥匙插进匙孔时,救护车飞驰而过,警示音划开乌云与雨声。

    段舒听到了两声。

    一声,来自小区外的马路。

    一声,来自电话里。

    “你在我家附近?”

    顾渊愣住,完全没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快。

    然而根本不需要他的回答,他只稍一沉默,她就作出了判断。在她面前,一切隐藏伪装彷佛都是徒劳,除非与她旗鼓相当,否则心情稍有低落,露出破绽或弱点,就会被她狙至空血。

    “你带伞了吗?”她追问得更快,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没有。”

    一声无奈的笑透了过来。

    顾渊攥着电话的手渐紧,他听到她说:“别挂电话,原地等我。”

    雨下得很大。

    段舒当时挑公寓时选了个较僻静的,小区外寥寥可数的行人打着伞神色匆匆走过,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去,一眼就看见了顾渊。

    也很难不注意到他。

    一个攥着手机,伫立在暴雨中不打伞的神经病。

    段舒跑到他身边举起伞,抬眼看他。

    近看更发现,顾渊已经湿得不能再湿了,凌乱黑发搭在额上,幽深如墨的双眼低垂着回望她,默不作声的,连空气都沉静下来。雨珠恣意舐过他英俊的脸,雾气氲氤住他轮廓的锋锐,只余下软和失措如泥泞的部份。

    “段舒。”

    他又叫她的名字,比上回更哑。

    “你声音好哑,”

    段舒抬手拭去他脸颊的雨水:“你知道吗?人通常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发出这种声音,一种是很不开心,很难过,很压抑的时候。”

    接着,她不说下去了,只拉着他的手腕往小区里走。

    坐电梯的时候,他问:“另一种呢?”

    段舒忙了一天,本来打算回家休息的。

    这时妆有些糊,使她看上去不如平常容光焕发,流露疲色。

    她侧头看他,弯唇:“现在不告诉你。”

    好坏。

    将顾渊领进家门后,段舒嘱咐他:“你脱鞋在玄关等会,我拿毛巾给你,记得换拖鞋。”

    “好,谢谢。”

    段舒家中长备许多柔软干净的大毛巾,用一张将他包起来,一张笼在他头上,最后扔给他一次性的酒店拖鞋:“浴室里有新的毛巾,你先去洗澡,别感冒了。安心洗完出来说。”

    语毕,见他不行动,段舒挑过去疑问的目光。

    顾渊仍然站在玄关,被毛巾包裹成了局促的大小孩:“有毛巾就够了。”

    他还没神经大条到可以在女生家里洗澡。

    “你会感冒,我们要抓紧时间将你的电影拍好,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养病上,”提到他的电影,顾渊明显地愣住了,段舒迈步走近,搭住他的肩,秀眉一扬:“需要我帮你?……不对,等等……”

    她仔细一看,对方的脸居然红了大片。

    “你发烧了?”

    才下了多久的雨,这么快就烧得上脸,这家伙是纸片人吗……

    段舒抬手摸他的额头,他别过脸闪躲,含混不清地解释:“没发烧,我没事。”

    他皮肤白,往常总是冷着脸走神,俊得很不食人间烟火。

    这时脸红了大片,一路红到颈侧,整个人有了活气,莫名地可爱了起来。

    段舒何等机灵,一下子就明白了。

    当然不可能这么快烧得上脸。

    “你……”

    她捧着他的脸,逼他直视自己,稀奇得心情雀跃,一如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你害羞了?”

    他不敢太用力挣扎,不想拂了她的面子,只能被迫正对着她。不过他往下看,低垂眼睫将眸光压得深沉滚烫,不知所措:“啊,嗯,你放开我。”

    声音中浸泡着难为情的赧意。

    你在说什么啊少年!

    太年轻了。

    这种话,只会让段舒更来劲。

    她对原主的身份稍作回忆,确定自己是24k纯单身贵族,是个十足的自由人,早已成年,原则上只要你情我愿,可以做一切不能描述的事情。

    “你讨厌我碰你吗?”

    他避而不见也有个限度,段舒追逐着他的视线,迫使他一定要看到自己。

    她声音温软,软得不可思议。

    起码在求生岛上的时候,他没听到过她用这么软的语气。

    两人一道回来的时候走得匆忙,她看他淋成落汤鸡就来气,这时连着眼底尽是湿意,美得他不知该作何形容,心脏跳动发热,使他无法说谎:“我不讨厌。”

    虽然相处时间尚短,但顾渊知道段舒强势归强势,其实很细心,很注重他人感受。

    电话里,他只叫了她的名字一次,她就察觉出他情绪不对劲。

    只要他说讨厌,她会停手。

    但他说不出口,更不想说,甚至有冲动让她继续……

    即使不知道她接下来想做什么,有些恐慌也有些期待。

    “我知道你不讨厌,”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段舒弯唇,笑容里有些得意,彷佛一只知道自己有多可爱的猫,肆意用肉垫踩过人类的脸:“但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我是不会负责的。”

    成年人之间的对话,很多事情不用挑明。

    顾渊一秒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以及她到底想做到哪一步。

    她的炽热得让人仰慕又难以接触。

    只有在提醒他的一瞬时,出现了短暂冷意,提醒他要用理智接收这句话的意思。电影人大多心思细腻敏感,他很明白,她对他不过是起了一时的兴趣,可能是因为他淋雨的样子很可爱,或者别的什么。

    她不会负责,近期也没时间恋爱。

    如果知道这一点,还愿意继续的话……

    “我明白,”顾渊抢答:“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讨厌。但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说其他事情……”

    “什么事?”

    段舒偏了偏头,迷蒙眼睛闪了闪。

    撞进她的猫儿眼里,顾渊心脏漏跳一拍,将原本想要说的话咽进肚子里。

    取而代之的,是他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段舒的凝视下保持冷静?

    他做不到。

    顾渊:“我不止是不讨厌,”

    顾渊:“我对你的兴趣,比你对我的,要强一百倍。”

    他扯开衣领,内衬也被雨水打湿,紧紧粘在皮肤上,勾划出精瘦身材。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不用写到结局才亲一下的纯事业文了……

    事业感情两开花!

    防止有小天使没懂,段舒在电话里听到了现实里的救护车声,所以知道他在自己家附近

    主角只有段舒一个人,有cp,结局1v1

    jj有多严所以大家都知道不会有描写肉,这是拉灯,我们很纯洁!不会出现脖子以下的情节(求生欲max) 看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