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四百七十章 白夜追凶

第四百七十章 白夜追凶

最新小说: 我点万物化灵黄庭叩仙门我拯救了银河系路易的奇幻冒险木叶之我只会大招阁下何故乘风起纵横六千年陛下且慢些冰鉴离枪重生财富自由

    “江掌门此行,可有要事,故而偏要深夜来访?”万斐然脸上神色变幻,嘴角抽动,最终还是没有发火,伸手示意江枫二人安坐。

    “对江某的确很重要,故此才深夜过府叨扰,着实抱歉。”对方身形攒动间,江枫嗅得一抹墨香味道,心道自己的造访,可能是打扰了万斐然的雅兴,倘若平常客人,他可能就推脱了,但对于齐国使者,他不敢怠慢,只得相迎,但却骤然发现被骗,心中自然极不畅快。

    不过江枫暗道我现在还不能管你高不高兴,既然求上门来,那还是硬着头皮说吧,左右看看,除却两名侍者之外,门外尚有四名亲卫,这可比自己的掌门内府守备森严多了,看起来,万斐然这个掌门当的看似逍遥,实则也如履薄冰,或者说,至少如朴铁信所言,几名手下在相关事宜上毫不含糊。

    万斐然愣了一下,随手遣散了所有使者和亲卫。

    “我要在溪谷城杀一个人,也可能是两个。”事到如今,既然已经被迎到了掌门内府,江枫便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他本想给刘泗疆一个悠长的教训,再取他性命,现在看,避免夜长梦多才是正道,至于动手间刀剑无眼,倒是不能保证只杀死刘泗疆一人。

    “这不可能。”

    万斐然伸手止住江枫继续说下去的意图,“违反宗门立下的规矩,会影响我们的信誉。北剑门以商立宗,守信履约,不问既往是第一信条,除非他在北剑门作奸犯科。”

    “给我一个薄面,此獠派人杀了我的夫人。”

    “哦?”万斐然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苏黎清的女儿?”

    “不,说起来,我这位夫人生前并没有名分。”

    “很重要?”

    “很重要。”

    “主谋是谁?”

    “原来金城派长老刘奎一的儿子,刘泗疆。”

    “那说起来似乎是你的连襟呀,倘若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夫人,不是那苏吉儿么。当时我还写了一首诗送给苏黎清祝贺,不过他似乎欣赏不来。你们有仇?”

    “有些很深的误会。”江枫自然不能承认自己杀了刘奎一。

    “听说刘奎一是你杀的?”万斐然一副了然如胸的模样。

    “事实上是他追杀我在先,但他中途与天理门起了纠纷,才是主因。”江枫决定仍然拿天理门做挡箭牌,反正当时那天理门修士马士凯也未能生还,不会诈尸出来对质。

    “你不承认也没什么,像你这般资质平平之人,能晋升地级,手里又没几条人命,我是不信的。”

    我的确资质平庸,不过你说话有点太直白了吧,江枫心道,要不是手下有几名得力干将,背后又有齐国撑腰,估计你这张破嘴就能给你惹下不少麻烦吧,虽然心头略有不满,但现在有求于对方,江枫也只得赔笑道:

    “都是讹传,江某的确资质平庸,如不是运气好些,恐怕仍沉沦如旧。”

    “没必要自谦,你的本事,我还是有几分佩服的。”万斐然似乎不喜欢这类客套话,转眼又看看英歌,“你这位兄弟,还是变回来吧,我这个人别的不行,看女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仪态装的不像,坐久了便分明得很。”

    英歌只得讪讪,收起女人扮相,但却没有回归黑小子本色,而是变成了尹错离的模样,江枫眼神一跳,对他这失敬之举也是一惊,好在万斐然似乎并未在意,翘着腿呷口灵茶,“不知不觉说远了,刘奎一死后,他这个不肖子投了谁?冷听涛还是左子蝉?”

    “目前在左子蝉手下当差。”

    “也就是说,你现在要找左子蝉的不快了?”

    “此事你知,我知。江某当铭记这个恩情。”

    “这怎么可能,尚有天知,地知,万物皆有灵,此间一切皆知。”万斐然似有诗兴未发,但案头的茶盏已空,他想要续上一杯,却发现侍从已经尽皆被自己遣散,便顿时有些乏味,弃了念想,“所谓平生未知寒,我这人素来散漫惯了,也没遇到什么委实难办的事,更没有结下什么仇家,故此,你现在的心情我着实无法体会。不过,江掌门既然诚心要一个薄面,我也能给,但下不为例。”

    “浅山宗距离此间千里,说起恩情回报,或许遥远了些,不过世间之事,原本纷杂,说不定哪天我也会赖得江掌门帮忙。”万斐然继续自顾自的言说,随后起身扔出一枚镶金令牌,“这是天勇营的令牌,拿去吧,但只限明日卯时之前,过时我是不认的。如未解决,再勿叨扰。”

    “多谢!”

    江枫收了令牌,正要致谢,却见万斐然前脚已经出了门,随后传来一声“送客”,便知道今日的情面算是给了,但卯时前想要把事情办好,还得抓紧时间。

    有了万斐然给的令牌,江枫和英歌匆匆而行,嘱咐英歌敛藏修为,先行前往“太平客栈”住下望风,以免刘泗疆和张北丁逃走或者换了客栈,自己则独行去了城西,循着之前对慕晴川的占卜,很快便找到了在一家小客栈常住的慕晴川。

    “你怎么住这种地方?”

    “把我灵石都吞了,又不肯拿出来,我能住哪?”慕晴川横了江枫一眼,问及他的来意,却得知他要深夜杀人,寻找帮手,未免面色一沉,“刘粲然你没找到,违背诺言不说,结果来了就让我帮你杀人?休想!”

    “无需你动手,一旁策应便是,我怕手脚不够麻利,引发轩然大波,到时候恐怕难以收场。”江枫赶紧解释道,时间紧迫,他可不想和慕晴川纠缠拿走她储物袋的旧事,至于有关她之前的委托,便明说道,“你师兄已投了黄龙门,做了客卿长老了。”

    “什么?”慕晴川登时色变,喃喃道,“他那个懦弱的性子,怎么会突然改了主意?”

    “快走,帮我一把,天亮之前,事情必须解决。”

    “我不去!”

    “为何,帮我一个忙,然后我邀请你做浅山宗的客卿长老。”情急之中,江枫忍不住拉住了伊的手臂,入手却甚是火热,心道这是改练了什么功。

    “你以为我死过一次变傻了么?”慕晴川一把甩脱了江枫,“入你浅山宗,还是你求我,怎么好像成了你施恩与我?谁会像我那个傻子师兄一般,入七盟这泥坑当差?就是入这北剑门,也是为人前驱,早晚送命的生计。”

    “那你想怎样?”江枫心道,你这脾气虽然不那么冷冰冰了,但似乎还没忘记自己的掌门身份啊,困在北剑门,难道你没听说凌飞度与锐金门结亲的事么,赶紧醒醒吧!

    “第一,我要和师兄见一面;第二,给我找座能安稳修炼的洞府,至少为三阶灵地构建,不需要额外附加使用条件的那种,灵石你来出;第三,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没拿你的东西。”

    “少嘴硬。”

    “先帮我解决问题再说。”江枫生怕再纠缠下去,天就亮了。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江枫顺口回复道,心说捱过眼前难关再说,我可不做君子,做君子,今夜便没法报仇了,只能坐等左子蝉在盟内发难,反过来,慕晴川纵使修为高过我,加上英歌,应该也能和她勉强一斗,何况这是溪谷城,她又不似自己有令牌在手,观其在此间避难,加上之前的话,更不像在此间有何助力的模样。

    何况如今刘粲然已经投了黄龙派,她孤身一人,应该不能奈我何。

    “真的?”

    “真的。”江枫得空瞥了慕晴川一眼,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慕晴川死过一次,似乎变得天真了些。

    “立誓吧。”

    “来不及了,赶紧走吧!”江枫眉头一皱,心说我方才似乎看错了,这谨慎的态度着实让人心忧,赶紧一把将坐好的慕晴川又拉了起来,待出了客栈才松了手,却见慕晴川双目炯炯,一直瞪着他。

    “怎么了?”

    “你平素对女修,都是这般无理么?”

    这寒冰女在北剑门,怎么蜕变得如此婆婆妈妈……江枫一阵无语,忽然想起来在慕晴川的房中,的确看到了很多香囊、锦袍、竹伞之类,想必是被此间的烟火气沾染了,便干脆没搭理她,一头扎进了路边的小巷,抄近路直奔“太平客栈”,此时左近商铺已经打烊,但门口均燃起了不息的焰火,将左近照的有如白夜一般,城中更是多了数支夜巡的队伍,一旦在路边逗留过久,都会引起他们的盘问。

    慕晴川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地级气息尽数压制,藏锋的本事竟然远胜江枫,待到两人到了“太平客栈”,却见英歌正徘徊在店门口,见到江枫,便迎了上来,进了他先一步定下的房间。

    “斜对过第三间,他们两人都在。”英歌低声道,近距离见到慕晴川,却不由得愣了一下,身形骤然变幻,倏忽间变成了慕芊雪的模样。

    “你找死!”慕晴川一把拍在英歌头上,却被瞬间变幻回来,身形缩小的英歌堪堪躲过了。

    “我只是确认下身份而已。”英歌嘿然一笑,江枫瞪了他一眼,心道你可真是作死,不知道龙鳞触不得么,赶紧右手一招,将行将跃起,打出灵气的慕晴川挡住,反手却触得一团柔软,只听得一声“呀”,那身形却如被雷击般,后退了数步。

    这……江枫一囧,却见英歌痴迷般的看着自己,悄然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走吧,速度要快!”感受到远处隔间中一阵异动,江枫知道是几人动手间,灵气波动,说不定引发了刘泗疆等人的警觉,便赶紧压低声音道,“英歌,你负责制造幻境,我和慕晴川道友一同出手,迅速制住那两人。”

    晴川……江枫听得英歌低声说了两字,转头却发现慕晴川面上红霞已退,便歪歪头,示意她同自己一般,跟上英歌。

    却见英歌在走廊中行了数步,待到接近了那被监视的房间,却未作停留,转而向前缓步而行,数息之后,他右手缓缓抬起,指向了那房间,江枫和慕晴川便登时想要推门而入,门却被锁住了,慕晴川眼疾手快,一缕灵力打出,那门锁登时损毁,破开一个小洞,江枫推门一个跳脱,直奔屋内,那原本燃着的魂火宫灯,却骤然熄灭,黑暗中,只见得一个身形,急速向房门奔来,江枫赶紧抽出“搅海坤力大棒”,横在腰间,激发灵力,向那黑影扫去。

    “有诈!”

    却听得耳边慕晴川一声低喝,柔软的身形便沿着江枫的手臂上缘,飞掠跳进房间之内,与此同时,两道寒冰符随手甩脱,地级威压同时向窗口附近席卷而去,只听得两声噼啪爆响,一声隔空踢踏之音,随后便有一声痛苦的哀鸣传来。江枫却不敢分心,那袭来的身影却与其撞了个满怀,瞬间爆裂成一团腥臭扑鼻的泥浆,江枫伸手一摸,那泥浆却骤然散去,不留一点痕迹,但江枫却不敢撤,反而将“搅海坤力大棒”舞动起来,生怕黑暗之中,那两人趁隙逃脱,就在这个时候,他放出去在楼梯阴暗处警戒的影子,却发现有两名筑基修士,大步直奔此处而来。

    不好!

    还是动静太大,竟然惹来了这客栈的看护,江枫眼前一亮,却是慕晴川重新激发了魂火宫灯,光芒驱散每一处阴暗,却见两名修士,正一左一右的躺在地上,出气不多,但还活着,正是之前自己通过占卜见到的两人,刘泗疆以及叛徒张北丁。

    这慕晴川本事仍然不可小觑啊,江枫登时有些后悔之前的胡乱承诺。

    “谁人如此大胆,敢在此行刺杀之事?”两名看护已经到了近前,年长者,黑须抖动,似乎被几人的行为触怒了,“你等可知这是死罪?”

    这个时候,左右的房间内,不少住客都探出头来,看热闹般的瞄向了场中的几人。拐角处,更有几人身形攒动,其中一人不断的眨着眼,江枫认出来那是混入看客之中的英歌。

    “借一步说话。”虽然来者只是筑基中段,但是此间的护卫,随时可能禀告街市上巡防的城卫军,那事情便难以收拾了。

    “嗯?”

    江枫上前,那老者下意识一退,江枫只能再前行一步,借着另一名年轻看护的遮挡,拿出了万斐然给的令牌,之前在掌门内府,万斐然的态度,让江枫意识到,即便有这令牌,也不能招摇,这种东西,只能算是官面上的借口。

    “原来是天勇营办事,失敬!”那老者肃然起敬,眸中却精芒外露,只见他向周围看了看,“天勇营捉拿要犯,大家散了吧。”

    原本探出头的看客纷纷关了门,就连角落里几个稀稀散散的看客,也被变幻了形貌的英歌劝走了。

    那老年筑基却伸手示意,将江枫“请”入房间,随手关了门,看了一眼地上受伤不轻的刘泗疆和还在挣扎,试图逃走,但被慕晴川踩住,贴了封灵符的张北丁,收起审视的目光,肃然道,“在下莫玄都,是此间的首席护法,这位道友,你有官家的令牌不假,但在我太平客栈,只凭这个,便想带走人却是不行的。”

    “愿闻其详。”江枫觉得这老者在公然索贿,但看模样,却又不像是胡乱行事的人。

    “即便是天勇营,也需出示公文,并张贴在客栈门厅,只凭令牌是不行的,否则,我太平客栈,一向护人周全的美誉,恐怕会有所折损。”

    感情这万斐然办事也是粗糙……江枫不禁犯了思量,难不成他是故意的,不,没必要,既然已经答应给自己一个薄面,何来表面佯装应允,又不给足手续一说,定是这掌门平素未曾亲自经手任何庶务,根本不知道详情,想来从之前朴铁信的说辞中,可见一斑。

    人比人真是差距悬殊啊,这万斐然当掌门,还真是逍遥得紧。

    “有变通的方法么?”江枫一弹令牌,发出清脆的铮鸣,“这令牌来路很正。”

    “在下自然相信,不过你应该知道,在北剑门,一切都需要按照规矩办,我们这里,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请讲。”

    “只有令牌,便需补偿我们的损失。”

    江枫默默的掏出五枚二阶,这太平客栈的房费,在溪谷城算是前三,好在刘泗疆两人应该也是囊中羞涩,并没有定此处的上房,否则便是十五枚二阶。

    “不,一百倍。”

    江枫只得掏出五枚三阶,却听那老者道,“并且,这人需要我们来处理干净,以保证我们的声誉,不会受到损失。”

    你们处理?这可是我的仇人。这个要求,江枫自然不能答应,“这个人,只能我来杀。”他指了指地上的刘泗疆,却见他身下已经湿了。

    “您自己动手当然也可以,但要购买我们的服务。”

    这是要强卖了啊,江枫压住心头涌起的业火,他知道此间不是动武的场合,“敢问是哪种服务?”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