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九天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大道心劫(四千字)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大道心劫(四千字)

最新小说: 跨界演员离婚?甭想了!校服绅士这世界与他,我都要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我做暴君童养媳的日子(重生)宿主绑定错误我真没想做坏人啊独行诸天末日儿子他爹总分不清崽子物种[穿书]

    也就在太白宗的白石长老,面对着忽然露出了真正面目的宗主,以及强势崛起的一帮子小辈感慨不已之时,整个北域,或说是东土,也不知有多少人的心境,与他们相似。

    安州尊府玄崖三尺率众覆灭太白宗,结果却是自己惨遭身败,被他驱为先锋的三大仙门无一存者,早已溃败,而他率领的安州尊府高手也几乎尽数葬送于此,虽然名面上,一直没有这位安州尊主的生死下落传出,但众人皆知,如今的安州尊府,已经成了一个空壳子。

    整个安州,成了无主之地,但凡有一方人马率众高呼,便可以入主神玄城,成一方霸主。

    落得如此命运的,不仅是安州尊府,还有相邻的镜州尊府。

    镜州尊府之主及百目大鬼神,在神冥宗遗地大战之中丧命,此后三位大长老以及麾下一众仙兵,也折戟在太白宗山门之前,可谓损兵折将,而更重要的则是,北域第一大逆匪苍龙子,趁着镜州空虚,大兵压境,占下了镜州尊府,使得北域乱三州,成为了乱四州。

    再加上了安州,那便是五州皆乱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引子而已。

    仿佛是有一把火,从北域烧了起来,火势一起,便不可收拾。

    息州第一大仙门云霄宗联合十二仙门,公然造反,已经与息州尊府战在一处。

    息州大乱!

    海州尊主被人刺杀,群雄并起!

    海州大乱!

    永州有鬼神祭坛被人捣毁,鬼神入魔,不受控制,正四下作乱。

    永州大乱,化作魔境!

    ……

    ……

    一个一个的消息,自四面八方传来,原来还像是一片安宁的北域十九州,仿佛一瞬之间,到处战火,那些被尊府压制了一千五百的怒火,仿佛在一瞬之间,便火山般爆发了出来!

    而他们这一件一件的事,尤其是安州一小小太白宗,联合安州各大仙门,直接将尊府大军甚至是朝仙宗大长老、圣女,都一起拿下的事情,则又激起了更多北域更多仙门的胆气,不知有多少在这乱象之中本在观望的仙门,被这豪情激奋,也怒而拔剑,向尊府冲去!

    在这件事情上,安州给北域各大仙门,打了一个很不错的样儿!

    “谁敢言我北域无豪杰?”

    有人听闻了安州仙门之事后,激荡不已,大声宣扬:“安州各大仙门,既然敢联合起来,对抗尊府,甚至战而胜之,那我等又有何不敢?尊府也不过是个空壳子,能有什么可惧之处,只消吾等仙门联手,便可以将其逐出北域,此后各州灵脉,由我仙门分而治之……”

    安州小仙门太白宗的大胜,给人一种原来北域修士,也不乏豪杰,只消联起手来,便可以正面挫败尊府的印象,而各地忽然一起出现的乱象,则让人感觉时机到了,不得不反!

    ……

    ……

    “这一切,都是那两个年青人搞出来的?”

    遥远的东土,有一处清幽之地,便在东土上清山的后山,此地远不如上清山主峰那般天下知名,但却遍地仙茶灵果,道蕴自生,时常有些老者来此休憩,弈棋论茶,吹一吹自家儿孙多么争气,笑一笑世间又起了多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初生牛犊,好不悠闲自在。

    如今的山上古松之下,便有人在拎着自己的小火炉煮茶,有人在拿了银针,给一只刚刚抓到的蝴蝶打通经脉,有人在扯着一位年方二八的小姑娘,嘻皮笑脸的给她讲着自己年青时手持一杆生锈铁枪,从东土这一头一路逃到另一头,始终没有被人杀死的英勇事迹……

    各玩各的,很是自在的一幅画面,直到有人忽然向着北域方向看了一眼。

    后山之上的气氛,稍稍显得有些压抑,尤其是那位正在试着给蝴蝶打通经脉的银发老者,眼瞅着那只蝴蝶就要被他强行渡化成大妖了,却忽然间手一哆嗦,不小心给扎死了……

    “北域已经注定要大乱了……”

    自诩逃命本领天下第一的锦袍老者,捏了一把二八少女的粉嫩脸蛋,笑着转过了身来,向另外几人道:“我本以为,北域那些仙门,好歹也得等雾岛那个野小子超过三百年闭关不出时,才有胆量跳出来跟尊府正面斗起来,却没想到他们提前了一半的时间……”

    “如今的北域,已是遍地开花,那尊府中人,向来粗蛮凶狠,不会治家,一千五百年都没有在北域扎根,所以他们平时看起来凶狠,但各大仙门一反,他们便没有根基了,再加上朝仙宗那批老狗窝里反,他们怕是斗不过的,除非雾岛那位提前出关,否则大势去矣……”

    “北域没有英雄气!”

    煮茶的老者呵呵一笑,道:“能出现这样的局面,是有人故意营造出来的,以假乱真,假的久了,多了,便又出现了许多真的,呵呵,那个姓赵的年青人,我早就看他不错!”

    听着他们二人的话,刚刚才为那只蝴蝶招回了魂来的银发老者,手一哆嗦,又给扎死了。

    “可不是不错?”

    逃命第一人的锦袍老者,故意看着扎蝴蝶的老者,笑呵呵的道:“当年那两位年青人大闹你姜家渡仙台时,被迫结丹而走时,我便知道他们不会甘心,不过,我本以为依着他们当时的修为与心境,最多只是想着不借你姜家的势,也一样可以踏上无厌之路而已,却没想到,他们确实凭借自己找到了仙道资源,你姜家那口可蕴帝流道浆的仙井,不算是独一份了……”

    话已说到了此时,扎蝴蝶的老者终于无法再沉默下去,冷哼了一声,道:“也不过是撞了大运,闯不知地而回罢了,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还真需要将这些看在眼里吗?”

    “闯不知地得了帝流道浆,倒不算什么……”

    煮茶的老者笑了笑,道:“但他们不借帝流道浆而成神字法,倒让人高看了一眼!”

    “尤其是这一次,那姓赵的年青人不图名,也未图利,只是借了自己三百年谋算,将北域掀起了一场大乱,引得群雄出世,对抗尊府,这份豪情,倒真让老夫高看了一眼……”

    扎蝴蝶的老者不说话,只是又将那蝴蝶的魂魄招了回来,狠狠一针扎了下去。

    他神色有些不屑:“不图名,不图利,只能说明他图得更大……”

    听着他的话,另外两者老者沉默了一会。

    半晌之后,逃命第一的锦袍老者笑道:“在他面前,不要老是提这一个……”

    煮茶的老者微微一怔,笑道:“另一个不是也出剑了么?”

    “呵呵,那个人逆天而行,遭了天道心劫,哪里这么容易过去?”

    扎蝴蝶的老者一边狠狠的往蝴蝶身上落针,一边口吻淡然的开口:“我姜家与那两位年青人的事,还不值得我们这些人专程来说,毕竟类似的事情,你们家也有不少,此乃吾等立世之基,纵是我们惜才爱才,也是改变不了的,现如今,他们要闹,便由得他们是了……”

    说到了这里时,最后一针落下,那蝴蝶身上,忽然生出了道道灵蕴,居然身形变化,化作了一个尺许长短,背后生着两只蝴蝶翅膀,满面泪痕,哆哆嗦嗦看着他的小美人儿……

    扎蝴蝶的老者厌恶的挥挥手,让她赶紧飞走,然后才慢慢的收起了银针,淡淡道:“最关键的一点便是,倘若这一次做出了这等事来的是那个使剑的年青人,老夫这时候便要让人专程去请他们师兄弟两个回来,甚至摘一朵井中仙莲送给他们,用以抚慰了……”

    “但若是姓赵那人,他才刚刚落了一子,尚不值得老夫放在眼中!”

    “……”

    “……”

    仔细查探过了方贵的丹品之后,太白宗主便将方贵等人都撵了出去,如今太白宗刚刚渡过一场大劫,北域又战火四起,正是各种大事都压了过来的时候,所以他们身为太白宗弟子,应尽一份责任,这时候谁都不能闲着,就连方贵,都被撵了出去好好招待小鲤儿。

    虽然她的身份一直没有被说破,但毕竟是东土来的人,你怎么能让人打地铺?

    太白宗主可是直接吩咐了:“再睡觉时,一定要睡在榻上!”

    方贵笑呵呵的解释自己早就让她睡床自己打地铺了,太白宗主就很烦的把他撵了出来。

    而后这清幽的后山,便只剩了他与幕九歌这一对师兄弟,就连带着一串小野猪到处拱草吃的黑山大尊,都下意识的越走越远,似乎有意留给他们师兄弟一个说话的空间……

    山间风寒,清幽冷寂。

    两人一个坐在椅上,一个躺在藤椅上,久久无人开口。

    “无敌厉害丹,亏他想得出来……”

    过了一会,还是太白宗主打破了场间沉寂,笑着道:“不过无论如何,你这弟子总算是有了些成就,起码不比东土的普通孩子差了,你这做师傅的,难道就不该有点反应?”

    “我该有什么反应?”

    藤椅上的幕九歌,过了一会才开口,声音显得十分疏懒:“修行之路,不是这么算的,丹品有多强,也不在于你底蕴有多深,可以打几个境界,而在于修行功法是否完整,便如东土那位小姑娘说的,东土的修行之路,强在他们有着完整的功法,从练气到问天地,皆有相应的修炼法门与道路,甚至有相应的资源,所以,他们东土的逐仙路,才被奉为世间第一!”

    “而那些东土世家的顶阶功法,有资格被称为‘正典’二字,也正因此!”

    “这样的道路,尊府没有,西荒没有,南疆更没有!”

    一边说着,幕九歌一边将遮在了脸上的草帽掀了下来,眼睛里居然全是血丝,看起来似乎无比的疲惫,声音里也似浸透了无奈的疲倦:“这个小家伙就更不用说了,你虽然将一切好东西都一鼓脑塞给了他,但怕是连他金丹境界应该修行什么样的功法都没个条理吧?”

    “他身上有东土的功法,那就先修炼呗,那个东土的小姑娘看起来很老实!”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应该好骗!”

    “东土的东西没那么好拿,便如你我!”

    幕九歌淡淡的笑了一声,道:“况且那条路不见得适合他!”

    “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太白宗主道:“路总要自己走出来才好,便如我们!”

    “是你走出来了!”

    幕九歌沉默了一会,才道:“师兄,你的路走通了,而我的路走死了!”

    听着他这话,太白宗主脸色微变,但很快便又压了下去,良久才道:“师弟,你比我更早的走上了这条路,一百年前,你甚至都不明白这条路是什么,便已踏出了那一步,而我却是足足蹉跎百年,又在一位前辈的指点之下,才走出了这一步,你资质远胜于我……”

    “可是师兄你避过了大道心劫,我却成为了废人……”

    幕九歌笑了起来,显得无尽深沉与苦涩:“师兄,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所以你真的不必一直帮我,这一次你甚至不惜拿自己冒险,将那三个朝仙宗受了重伤的老家伙留给我,是想让我找回什么吗?没用的,你将这偌大名声给我,能骗过天下人,却骗不过我自己,我知道自己已经废了,否则的话,那一剑该是直接将他们三个斩掉,而不是一个一个来……”

    “世人只知我重新提剑,斩了朝仙宗三大长老,但实际上,那都是你让给我的啊……”

    “……”

    “……”

    “我就不信什么所谓的大道心劫!”

    太白宗主听着幕九歌的话,居然少有的出现了些许怒意,恨铁不成钢一般看着那仿佛成了烂泥也似的师弟,想要训斥,却又于心不忍,最终只能强忍着怒气,低声劝道:“这一切你出剑,便证明了你还有出剑的能力与天赋,证明了你的大道心劫,并非无解……”

    幕九歌打断了他:“怎么解?”

    太白宗主沉默了好一会,才厉声道:“便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找到它,斩了它!”

    幕九歌脸上忽然露出了苦笑,声音里似有些绝望:“可是我不敢啊……”

    “师弟,你必须敢,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去……”

    太白宗主慢慢站了起来,低头看了幕九歌一眼,缓缓道:“从我说出北域大乱,会波及一切的时候,你就一定会去了,如今北域这局棋,本是我们师兄弟二人一起下的,但我等了你百年,只能先落了子,但你也知道,后面的事情,凭我一人是撑不住的,我需要你提剑!”

    “所以你早去早回吧,我会在太白宗等你!”

    他转身离开,声音慢慢传了回来:“去的时候带上你那徒弟,他是你的弟子,我帮你教了这么久,后面的事该由你来接手了,我相信你是可以帮他找到更好的一条路的……”

    “莫要忘了,我们当初离开东土时的誓言……”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