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欲离流月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欲离流月

最新小说: 我点万物化灵黄庭叩仙门我拯救了银河系路易的奇幻冒险木叶之我只会大招阁下何故乘风起纵横六千年陛下且慢些冰鉴离枪重生财富自由

    眼前的所谓叶天的眼珠子蓦然间变成了漆黑一片,而虬髯客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只能盯着对方,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像是地狱中伸出来的一只漆黑大手,将他拽入其中。

    而后虬髯客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他有清晰的触感,却无法看见周围,似乎黑暗吞噬了他所有的光亮。

    而下一刻他只感觉周身被一团火焰围绕着,那火焰带着炙热的温度,不是炙烤他的肉体,而是在灼烧他的灵魂。

    而后终于有一丝光亮出现在眼前,可他光亮却并不是他想要的。

    那是血红色的光亮,虬髯客的眼前出现一抹猩红,入眼的是血色的岩浆在面前流淌着,翻滚着炙热。

    他的周身在燃烧着火焰。

    那火焰炙烤着他的灵魂,那些痛苦深入骨髓,从她的肌肤钻入每一寸的血肉之中,像万虫噬咬。

    虬髯客这一生从未想过自己会遭遇如此的境遇,他想要发出呐喊。可是无论如何,张大嘴巴却没有一丝声音。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他的灵魂依旧被燃烧,眼前的岩浆依旧流淌着。

    如此的场景似乎过了一万年。

    虬髯客的内心从开始的绝望恐惧到最后的失落麻木,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分不清什么是痛苦,分不清什么是温度。

    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这一切的遭遇结束在遇见了真正的叶天。

    他隐隐约约瞧见了一个身影,它发出微弱的声音去呼唤,终于将那人叫到了身旁,而那人也将他唤醒。

    他眼前属于地狱的风景终于结束,可是那些记忆却不曾消散,而他的身体仿佛遗留着岩浆的温度与火焰的炙热。

    他的灵魂还散发着绝望与痛苦,双目无神的,他至今也不知自己是生还是死。

    而叶天如今要与他记忆共享,再次触发了他内心不愿面对的。

    这一刻非常缓慢的过去,哪怕叶天明知只有一刻时间,但是却能切肤之痛的感受到虬髯客以前的绝望。

    最后记忆结束,两人的冷汗早已打湿了衣衫。

    叶天张大嘴喘息着,而那虬髯客因为先前经历过一遍,如今只是呼吸沉重了些许。

    两人犹如从溺水中缓过神来的人,贪恋着周遭冰冷潮湿的空气。

    “那个人不是我……”

    这是叶天沙哑的声音说出的第一句话。

    虬髯客只是点点头。

    “你见到了什么?”

    蜃问道。

    叶天与虬髯客共享的记忆,他自然是瞧不见的。

    “一片黑暗,绝望,孤寂……”

    叶天有些不知晓用什么词去形容他。

    蜃沉默了。

    “我带你离开这里。”

    叶天扭头向虬髯客说道。

    后者起身,只是望着叶天并没有答话。

    而后者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了那盏青灯,缓缓地走在前头。

    虬髯客老老实实跟在后头。

    二人就从原地沉默地出发,像是在溪水中不曾惊起波澜的鱼。

    想要游出这一片水域。

    而无论这地图如何变化,叶天手中的印记始终记载着最正确的道路方向,他二人也缓缓地向着唯一的出口进发。

    只是这一路只有久远的沉默,二人都不愿意提起方才所经历的事情。

    哪怕叶天心性在经历过许多事后,要比常人坚定的多,但仍然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而后回到了地宫的正中间,在那天梯之下,叶天沉默地将那天梯召唤下来。

    虽然总算离开,但是二人这一路的沉默并让气氛异常压抑。

    “不知接下来公子打算如何?”

    回到了外界之后,虬髯客问道。

    “原本是想要取来十万魂珠以后再离开此地,如今看来还是先走的好。”

    叶天道。

    毕竟他可不确定鬼郡王什么时候会发现自己将他的不归砚带走。

    叶天只是唯恐鬼帝会对他出手。

    毕竟二者境界差距太大,若是对方出手,叶天只会有很小的概率可以逃出。

    还不如早些离开这里,毕竟他可不信鬼帝能够追出此地。

    即便可以,那鬼界之中还有玄侯对着他虎视眈眈,叶天自然不惧。

    于是二人就一齐掏出令牌,用力捏碎,随着一阵能量的兴起,二人缓缓消失不见。

    等到再度出现,已经是易道阁中。

    “看来噬魂阴幡的修补还要延期了。”

    叶天想着,但是此行确实不亏。

    不光重拾了当年的剑道,还获得另一枚上古符文的传承,更是获得了地藏传承与那谛听独角。

    哪怕单独拿出其中一个来说,也不是十万魂珠可以相比较。

    现如今从那修罗场中出来以后,叶天就应当回到原先的空冥域了。

    毕竟找寻土伯还是正事,在此先前也应当去找寻红莺与雀啄,还有那被自己遗留在山洞之中的浅红。

    如此一想来叶天似乎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要寻人。

    可原本偏偏只要寻土伯一人,如今倒是越寻越多。

    叶天无奈叹息一声,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接下来我可能需要借助轮回门离开此地,你可愿跟随?”

    叶天想着身边多一个人总能派上些许用场,更何况此人的体质不凡,说不得日后还有大成就。

    “承蒙公子不弃,在下愿追随左右。”

    虬髯客严肃道。

    先前哪怕与叶天一同进入修罗场中,虬髯客也未曾找到机会,正经向对方表忠心。

    如今出了那修罗场,二人也算是一同出生入死过的,如今说一番正经话也好表明心意。

    “既然如此,那日后你就追随我左右,若是修炼上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找我,但是跟随在我身边,凡事必须听我,懂?”

    叶天说道。

    “理当如此。”

    这大汉从修罗场中出来之后,因为在其中经历的事情,如今眼神中多了一抹岁月的沧桑。

    常言道,凡事祸福相依。

    在地宫之中所经受的劫难,如今又何尝不是一种福泽。

    只不过这种福泽需要非常之人才可消受,并且与境界也无直接关联。

    且看那裴永天就知晓。

    哪怕他一身修为远超于虬髯客,可是心性不过关,最终只落得一个疯疯癫癫的下场。

    “既然要跨越领域,那你可知这附近何处有轮回门?”

    身边多了一个本地向导叶天自然不能浪费。

    “若是说起轮回门的话,这附近恐怕也只有易道阁中有。”

    虬髯客思索一会儿说道。

    “就在此地?”

    “嗯,流月域的轮回门与其他领域的轮回门并不一样,其他领域的轮回之门都有固定的场所,而流月域的轮回门却只有固定的人看守……”

    经过虬髯客的一番解释之后,叶天才得知,原来这流月域的轮回门早在许多年前就变味了,随身携带的一件法宝。

    由玄侯亲自发配给各处地域中实力最强者亦或者德高望重者。

    总之,如今这轮回门不光只是一扇传送门,如此简单,也正是各方势力的身份象征。

    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真拥有了玄侯所赐轮回门的掌控权,那么那一片区域必然是以其马首是瞻。

    而叶天如今所在这一片区域的土皇帝,就是现在所处的易道阁。

    想要借助轮回门穿越领域,自然要与其打好关系。

    “那也就是说现在轮回门是在易道阁中某一位的手里?”

    “是在易道阁阁主的手中,据说这阁主广结四方好友很好说话,所以哪怕他修为并不高深,也足以担任此地龙头。”

    虬髯客解释道。

    叶天闻言也是点点头,能够管理好一方区域,有时也并非与修为有绝对关联。

    若是对方有此才能,就应当有此殊荣。

    “看来这玄侯倒不是一个不晓得变通的君主。”

    叶天喃喃,现在倒是对那位先父被鬼帝所杀的玄侯起了些兴趣。

    “若是公子想要即刻出发的话,我兴许能联系人脉为公子找到易道阁阁主如今所在。”

    虬髯客道。

    如今竟然正式成为了叶天的手下,那虬髯客自当有一个随从的模样。

    毕竟此事乃是他心悦诚服,心甘情愿,自然需要万事为主人着想。

    “若是能够即刻联系到那人,自然是极好的。”

    叶天也是毫不客气,他与虬髯客所想基本一致,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什么位置自然要思量什么事情。

    “公子只需在此稍候一会儿,小的这就下去替公子把事情办妥了。”

    虬髯客说着,利索地去了外界找寻自己的人脉。

    而叶天在这大堂之中随处找了一可坐之地等候,望着这大堂之中来来往往接任务的游侠,感受到了满满当当的江湖之气。

    其中有不少是捧刀拿剑的,叶天自然能看出不过是些许花里胡哨的花架子,真功夫的没几个,瞧了几眼之后倒也不感兴趣。

    而后就在自己识海之中,翻阅起了先前所学的佛门术法,那一套功法运转叶天已经记得七七八八,只需要在修炼一段时就可施展。

    只是他才闭上眼不过一会儿功夫,就有一道并不和谐的声音在自己面前响起。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霸爷爷的位置?!”

    一道粗狂声落,叶天面前站了一个大汉。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