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都市小说 > 炼道长生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半人半尸

第二百四十八章 半人半尸

最新小说: 佛门世尊我可能有点臭全球财气炮烈宅之方舟这个忙我帮定了我血族女友太激进了我的北海动物园健康为王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    许宗道的情况,已经超出了秦石与柳重云的想象,两人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许宗道语气却依旧不变,道:“我道心之内的仙宝印文,如今除去一途外,别无他法可解!”

    秦石与柳重云同时看向许宗道。

    便听许宗道淡然道:“当rì我修为乃是紫府期,它尚且不能诛灭我的道心,如今我已入大乘境,索xìng便回到当rì之地,前去寻它,将此事彻底做个了断!我之道途,岂能被一件外物所制?”

    他语气轻缓,似乎说的乃是寻常之事,丝毫不见半点急迫。

    秦石随即动容。

    许宗道的话,乍听之下,已是极为惊人,但其中隐含的深意,却还远非这么简单。

    要知道,许宗道的道心已经与那仙宝印文纠缠在一起,那仙宝既然想要控制他,必定要先动摇他的道心。

    道心动摇,修士的言行,都会发生自身难以察觉的变化。

    换个修士处于许宗道如今的情况,说不定便要生出一味躲避那仙宝感应的念头,进而影响言行,其实这极有可能便是道心已经动,心中生出畏惧而不自知的表现。

    但许宗道显然已经将心中其他杂念尽数抛去,他想去寻那仙宝,还说要‘彻底做个了断’,竟似是要去收服那件仙宝的意思!

    柳重云更是已经问了出来:“师叔,你想要去收服那件仙宝?”

    许宗道淡淡道:“我自修道以来,也有数次面临生死一线的危机,若在他人当时看来,都是不可能避过的祸事,我也一样过来了。

    如今这仙宝之危,在我眼中,与之前种种所遇,其实并无差别,我只当它是我道途之上的一次磨砺。或许若干年后,回望此事,也不过云淡风轻,一笑置之。”

    面临生死,身外一肩当之,心内依旧淡如清风!

    许宗道这番话,已经不仅仅是说他自己之事,而是以己为鉴,指点二人心xìng修养。

    秦石与柳重云肃然行礼。

    许宗道道:“你们二人,果然不错!若无意外,便是宗内最有可能先行成就元神之人!

    你们记住,我的去向,只能说与掌教知道。至于那地形图,却只能由你们二人知晓,其他人,都不能透露。

    如果我一直没有回来,你们此生修为若不至大乘境,绝不可前去那处地方寻我。

    我不在宗内之时,便要靠你们了!”

    秦石道:“师祖,我师尊他怎样了?”

    许宗道道:“冲虚的元胎其实并未完全炼化,便坐镇了大阵,又将绝大部分压力都转嫁到他自己身上,他的元胎已经破碎,原本情况极为不妙。我已经将那钟衍的元神元气,化入他元胎内,强行凝固他的元胎,他再有三rì,便能出关。

    钟衍元神的剩余元气,已被我封于他体内。他若能在百年内,将这些元气尽数吸取,最多当还能活五百年!

    冲虚此生,一直为宗门之事cāo劳,可惜了……”

    秦石沉默下来。

    柳重云眼中黯然之sè尽显。

    许宗道轻叹一声,身外的光华中,忽地飞出一道青光落在秦石手中,一道灰光,悬在柳重云身前。

    青光却原来是一盏青灯。

    灰光乃是一只乾坤袋。

    秦石识得,这盏青灯,正是当rì他还在净魂期之时,外出寻找炼制‘周天定星钟’器胚,在那‘赤炼上人’遗体身上所得,他当rì窥不破究竟,便交给了许宗道。

    但如今这盏青灯上,密密麻麻,缠绕了无数细小的怪异符号,像是篆字,又像是符文,只似是而非,难以辨识。

    许宗道道:“这盏青灯,当是上古佛门之物,我已经将其上禁制破开,但其上符号,我不识得,也无暇去解,还是留给你。

    钟衍的那柄元灵法宝,元灵已经被我强行慑服,置于这乾坤袋中,留在宗内,作为我宗第三件元灵法宝。

    至于那具尸妖的所有意识,都已被我抹灭,肉身封在天yīn地灵棺里,也放在这乾坤袋内。这具肉身极为强悍,待冲虚出关后,让他将这肉身炼成傀儡,虽不可能有这尸妖之前的威能,但与冲虚合力,足可抵挡真正的元神修士。

    金露宗与灵官宗来的其他修士,都已经被我隔空抹杀了魂魄,这两个宗门,jīng锐应该尽出,一战皆没于千华山外,剩余之人,已不足为患!

    我今rì显露了大乘境修为,若无其他大变故,当能在极长的时间内,保得宗门平安,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

    我这便走了。只是有一个地方,乃是隐患,还是要去看一看,不能让他太过放肆!”

    柳重云道:“师叔所指,是何处?”

    “水镜斋!”

    许宗道说完这句,身外笼罩的光华,忽地一敛,骤然消失无踪。

    秦石与柳重云往空一揖,直起身来,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一丝复杂。

    许宗道最后所说,竟然还涉及元洲修士眼中神秘莫测的水镜斋!

    不过他们这一rì之内经历了灭宗之祸,许宗道强势现身,灭杀强敌,之后又急转直下,这位新晋大乘境天才大修士,竟然又离开了宗门,也不知此去吉凶如何,何时又会回来。

    短短时间内,这么多大起大落,即便是秦石与柳重云,一时也都有些难以消化,此刻再听到‘水镜斋’三字,却已经没有太大的震动。

    两人退出承天殿,身后石门闭合。

    柳重云目光看向玄机殿,终于叹了口气,步下山去。

    秦石身形一动,到了玄机殿前,盘膝坐下。

    ……

    南域灵官宗。

    一个还丹修士盘膝坐在一处大殿内,正在闭目调息。

    他身前一排玉架,上面分成数层,摆着许多玉牌。

    忽地,那玉架上,咔咔之声响起,在这寂静的大殿中分外刺耳。

    这修士睁开眼,便见到那玉架上,上首两个玉牌,左边一个四分五裂。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这乃是宗门元神真人,他师尊鸣沙子的命魂玉牌!

    鸣沙子带着一众还丹以上师兄弟,去了东域千华山,只留他一人驻守。

    灵官宗有‘金翼月尸’之助,上下俱都信心满满,只道此去必登中玄门之列,连紫府修士萧墨尘也难挡锋锐。

    但此刻,他师尊,代表宗门最强力量的鸣沙子的命魂玉牌竟然碎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数息而已,“咔咔咔………”又是数声响起。

    那玉架上,第二层中五块玉牌,其中四块同时碎裂,只留他自己的一块还完好。

    饶这修士修为也是还丹五品,也不由张大了嘴巴,浑身冰凉。

    这代表包括掌教在内,前往灵华宗的所有宗门还丹以上修士,都已经死了!

    这修士呆呆站着,脸sè苍白如同自己的灵尸,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那上首第一排右边那块玉牌,乃是他师伯,同为元神真人的鸣镝子所有,但他根本就不知道鸣镝子到底在哪里,更何况这命魂玉牌常年魂火衰弱,只有细细一线,随时都有可能要断去,鸣镝子即便活着,境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手一挥,将自己的命魂玉牌收了,往洞外走去,便要召集宗内弟子前来。

    就在此时,他眉头微微一动,看向远方。

    宗门养尸之地内,竟然在这当口,有灵尸意识苏醒!

    他神识散出,只见到那养尸之地中,地面上一个巨大的深坑,原本应该埋了一具棺木,但此刻里面却空空荡荡。

    那灵尸竟然不知去向!

    他从发现异常,到神识散出,期间并无停顿,这灵尸竟能避过他的神识,这是非同小可的事!

    便在此时,他脸上一紧,心中忽地jǐng兆急升,神识立刻往身后散出,同时乾坤袋中,冲出一具棺木,挡在身后。

    无尽的怨气骤然在他身后爆发,将他连同他的灵棺俱都包裹住。

    这修士苦修鬼道功法数百年,终rì与灵尸打交道,见过的怨鬼也不少,对这些yīn物,自来不大畏惧。

    但这一刻,被这无尽的怨气包裹住,他的心神竟然也被影响,那滔天的怨恨,似是要钻入他身体每一个角落,引得他心中震颤。

    他灵棺开启,那棺中一具灵尸刚刚动了一动,一只白皙手掌忽地出现,直探入内,一把抓住它颈脖,随手一扯,将这灵尸的头颅扯下。

    这修士浑身一震,嘴角溢血,心胆俱寒,身上飞起十数丈符箓,往后印去,同时不顾一切往前遁逃,口中刚刚吐出两字:“百怨……”,声音戛然而止。

    他胸口突兀探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掌,手中抓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还丹修士生命力强大,这修士一时还未死,随即便见到自己的手臂、腿脚一样样脱体飞出,鲜血抛洒。

    直到他的头颅飞上半空,翻滚之间,意识泯灭前,见到的最后一幕,是一个白衣宫装女子,一手捏爆了他的心脏,鲜血洒落,被她仰头大口吞入。

    远处,许多灵官宗的低辈弟子被那修士的呼声惊动,都在赶来。

    这宫装女子随手将那破碎的心脏丢了,幽幽道:“陈灵机,你这个负心人,真儿死了,你不去报仇,也不让我报仇,却反幽禁折磨我数十年,原来就是要我积累怨气,将我炼成灵尸。如今你死了,我成了半人半尸,你不是要怨气么?你灵官宗这么多弟子,我一个个折磨过去,这么多怨气,你说够不够?”

    她缓缓低下头,看向远方赶来的灵官宗弟子,眼中灰白一片,满是鲜血的脸庞,依稀便是万妙仙姑林妙彤!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希希免费资源网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希希免费资源网 希希免费资源网 希希免费资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