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大魔猿 > 正文 第七二七章 是墨霖,也是魏陵

正文 第七二七章 是墨霖,也是魏陵

最新小说: 佛门世尊我可能有点臭全球财气炮烈宅之方舟这个忙我帮定了我血族女友太激进了我的北海动物园健康为王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你们不管吗?”

    新建的凉亭下,姜牧端着一杯普通的茶品味着那股苦涩,而他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面前的那四位老者身上。

    “管什么?”

    秃头老者摸着自己的秃头,他这段时间又掉了不少头发,现在可没有什么心思去想其他事情。

    “桀桀桀,由她们去吧。”

    作为教导草儿武法的老师,狰狞老者一点也不担心墨霖这个情绪濒临崩溃的渣渣能威胁到草儿,即便她已经恢复了元婴期的修为,其他人估计也这么想的。

    至于先前草儿说的那句话则被他们自动忽略了。

    放下匕首的墨霖还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已经被姜牧他们看在眼中,即便是先前的对话也没有落下。

    若是她没有被草儿的那句话吓得六神无主,或许就不会忽略这个问题吧,现在就是不知道姜牧是怎么想的了。

    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草儿转头看到握着匕首,一脸幽怨站在自己背后的墨霖,丝丝寒意顿时窜上她的大脑。

    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去,同时一团金焰蔓延上她的右手。

    不得不说那四个老头把她教导的很好,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能有如此表现,至于微微颤抖的双腿则可以忽略,毕竟她在不久以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不能过于苛求什么。

    “我没有什么恶意。”

    见草儿如临大敌的模样,墨霖苦笑着摆了摆手,虽然她刚才是想杀了草儿,但现在她已经没有了这个想法。

    轻轻的将匕首放在岩石上,随之一同放下的还有一块玉简,“这是我炼制的一件法宝,送给你了。”

    墨霖并没有借此让草儿将她的秘密保守住,因为没有必要了。

    抬手将额前的一缕头发夹在耳后,那熟悉的微笑的再度回到了墨霖的脸上。

    有些事情一直压在心中并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她吃过阴阳融转丹的秘密。

    因为惧怕,死死守着这个秘密,被草儿一口道破,第一时间想到的也只是杀人灭口......

    若不是她最终从心魔中挣脱出来,或许今日的局面就会发生巨变吧。

    “唉~”

    是时候坦明一切了,今日过后,姜牧他们是离去还是留下,她都会欣然接受,尊重他们的选择,至于自己......不是还有先祖和弑九天陪着她吗!

    看着墨霖的背影,草儿有些摸不着头脑,真是奇怪的人。

    虽然不明白墨霖的意图,不过有便宜不占是傻瓜,这一点她深得煞真传。

    若是猿不二知道他的小丫头被五个无良的家伙教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不会掀了罪域峰。

    凉亭下,姜牧放下手中的茶杯,闭着眼睛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其他人也没有打扰他,唯有墨魏转着眼珠子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可惜的是,鸠炎他们不喜欢这种场合,苏醒的巴克又帮墨霖拿东西去了,倒是显得有些寂静。

    “姜牧...”

    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墨霖的声音里还带着颤抖,显然是没有做好准备,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办法再退缩。

    “我有事要对你说。”

    姜牧没有拒绝,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墨霖想说什么。

    等到两人离去了,瞎眼老者这才开口说道:“她倒是有点胆魄。”

    当断则断,虽然先前的表现有些差劲,更是将秘密隐瞒了那么久,不过就冲这看破魔障后的表现,他就觉得应该叫声好。

    “我倒是希望她一直做个胆小的姑娘,有老头子在,风雨还落不到她身上。”

    墨魏叹息着饮尽杯中茶水,他比谁都清楚墨霖的性格,比起男儿身份,她更适合做个姑娘。

    瞎眼老者笑而不语,他对阴阳融转丹也有些了解,像墨霖这种状态已经算是重生,曾经是男是女真的没有意义,就好像一对夫妻,男的知道妻子前世是男的,难道还要离婚吗?

    唯一过不去的估计就是她自己的内心。

    另一边,姜牧和墨霖离开了凉亭后一直走到罪域峰的另一面才停下。

    见墨霖停下了脚步,姜牧淡淡的说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被他这么看着,墨霖刚刚鼓起的勇气顿时消散了大半,两只手抓着裙子的一角,都快把它绞烂了。

    这一幕在以前,姜牧只会觉得她很可爱,现在看来,他心中是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她是假装的吗?

    目光在墨霖的脸上游离着,最终姜牧得出一个结论:如果这是装出来了的,那么她就是本色出演。

    胆小的男人他将没见过不少,但是胆小到这种程度,比寻常女子还要怯懦,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我...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犹豫不决之后是十分响亮的喊话声,墨霖在用这种方法坚定自己的信心。

    “你说,我听着。”

    姜牧很很想知道墨霖会对他说什么,只是期待之余还有丝丝恐惧,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

    害怕过后的墨霖也放松了下来,到了这个时候,胆怯已经没有了意义,一想到积郁在心中的秘密即将大白于天下,她就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没有再犹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墨霖将她曾经的经历都说了出来,一字不落的进了姜牧的耳朵里。

    而一直关注着他的墨霖则发现,她越说,姜牧的脸色就愈发阴沉,周身气场也变得扭曲,这一发现让她的心一点点沉入谷底,声音中都不可遏制的带上了哭腔。

    “我知道,我骗了你,骗了巴克他们。”

    吧嗒!

    晶莹的泪水从墨霖眼角滑过,低落在地上,溅起点点尘埃。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逃避,因为我怕,我已经习惯你们在身边的生活,我怕你们会离我而去。”

    即便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事到临头,墨霖发现她把自己想的太坚强了,她只是一个很没用的男人,虽然现在连男人都不是了。

    “真的很对不起...”

    满含歉意的话音还未落下,哭的梨花带雨的墨霖转身就要离去,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小手。

    “就这样走了吗?”

    他的声音中带着沙哑,眼神中满是怒意,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墨霖选择了沉默。

    她不说话,那么就由姜牧来说。

    “我现在很生气,因为你直到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

    他这一句话让墨霖那本就沉入谷底的心如遭重击。

    “果然,他也很在意这个。”

    墨霖不怪他,因为她根本没有责怪他的资格,她现在能做的估计只有离开这里,离他越远越好。

    “对不起...”

    又是一声道歉,墨霖想走,却发现她无法将手从姜牧手中抽出来。

    他抓的太紧了,让她感觉到很疼。

    “为什么?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这些?”

    如果不是因为草儿,或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吧。

    “你这个蠢丫头,受了委屈为什么不说。”

    姜牧的咆哮就是墨魏他们也听的一清二楚,但墨霖关注的不是这个。

    “他刚才叫我什么?他叫我蠢丫头...”

    下一刻,依然没有反应过来的墨霖感觉眼前一黑,被姜牧紧紧的抱在怀里。

    “你曾经的过去我一点也不在意,因为那是我没有参与的过去,我知道,但我不承认。”

    “我承认的,是当初在雪原被狗崽子追的满地跑的你,是明明很胆小却装出无所畏惧的你......”

    “我认识的是墨霖,也是魏陵!”

    被抱在怀里的墨霖愣住了,口中轻声重复着姜牧的话:“认识的是墨霖,也是魏陵!”

    止住的泪水再度涌出,墨霖抱住姜牧放声大哭起来。

    (跑龙套呢,花瓣洒起来,给我卖力点,今晚加鸡腿!)

    ps:没什么人看,继续写下去也没意义,但是切了又不甘心。

    这本书以后不会再成为老墨的第一序列写作目标,接下来老墨要开新书了。

    这本书,一天一章的更新吧。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